中华道历4715年
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内丹文献 > 内丹研究

學仙必成
发布时间:2009-2-7   来源:中国丹道网   作者:陳攖寧   点击:3056
 

  筆者按:《學仙必成》之書,系陳攖甯先生之手撰秘本,1947年完成於上海。原來僅限門內之人傳抄,不許外傳。此文內容所講,是實際用功修煉的方法,講出了道家的不傳之秘。而且針對普通人說法,因而具有一定的普遍意義。今為度人修煉起見,首次公開。原文只加句讀,標點系筆者根據文義所加。
  宇宙間為什麼要生人生物?這個問題最難解答,留到後來再研究。我們現在所急須知道的,就是用如何方法,可以免除老病死之苦。
生與死,是相對的。既有生,自然有死。若要不死,先須不生。所以佛家專講無生,果真能做無生地步,自然無生。莊子《大宗師》篇"殺生者不死"亦是此意。但所謂無生不死,乃心性一方面事,肉體之衰老病死,仍舊難免,痛苦依然存在。因為有以上缺點,仙家修煉功夫,遂注重肉體長生,欲與老病死相抵抗。
  雖然方法甚多,但不是每一個方法都能達到目的。法之不善者,非徒無益,而且有損。道書雖不可不看,卻不可盡信。有些道書,是冒名偽託的,根本就無價值(偽託書中,亦有好材料,要自己善於識別)。有些道書的作者,對於此道,並未十分透徹,竟大膽的做起書來,貽誤後學。有些道書,雖有作用,做書的意思,是要給當時幾個富貴人看的,並未替普通人設想。有些道書,故意閃爍其辭,指鹿為馬,不教人識透其中玄妙。有些道書,疊床架屋,頭上安頭,節外生枝,畫蛇添足,分明一條坦途,偏長出許多荊棘。有些道書,執著這面,而攻擊那面;或是篤信那面,而不信這面。豈知實際上做得好,兩面俱能有成,非如水火冰炭之不能相容。設若盡信書,反誤了大事。
不得口訣,無從下手;只憑口訣而缺少經驗,亦難以成就。口訣幾句話可以說完,經驗需要隨時指點,對症用藥。口訣是死板的,經驗是活潑的。若非自己經驗豐富,不足以教人。
清靜功夫,與陰陽功夫(餘所謂陰陽功夫,比較江湖先生所傳授者,大有分別),素來是立於反對地位。我認為二者皆有功效,但在今日環境之下,不便和諸位道友談陰陽功夫。因為條件不完備,實行起來徒惹麻煩,加添魔障。
即就陰陽功夫而論,亦僅能施于初下手之煉精化氣;及至中間煉氣化神,陰陽功夫已無能為力,自然走到清靜路上來了;最後之煉神還虛,更非清靜不可。所以,此後專講清靜。
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事。吾人若立志與造化相抵抗,須要分開步驟,循序漸進,不宜躐等而求。這件事,是實行,不是空想。空想,可以唱高調;實行,則當由遠及近,由淺入深。
變通在世間做人的辦法,一生過程,大概分作三段:二十五歲以前,是求學時代;二十五歲以後,至五十歲,是進取時代;五十歲以後,至七十歲,是保守時代;過了七十歲,身體衰朽,待死而已。此指健康無病之人而言。若素來多病,到了六十多歲,就如日落西山,未必人人都有能活到古稀之壽。所以人生過了五十歲,即當抑制自己的野心,勿再和社會奮鬥,要留一點餘力,和造化小兒及閻王老子奮鬥。
終身為生活奔走的人,談不到修煉二字。最低限度,也要家庭生活勉強可以維持,用不著再去勞心勞力。年齡將屆五十,已經飽嘗人生痛苦,閱盡世態炎涼,覺得做一個人實在沒有意味,此時正是學道的好機會,就應該即刻預備起來。
第一步,先將家庭事務安排妥貼,讓他們生活無憂。兒子能負擔者,就交托于兒子。兒子尚未成立者,暫時請至親好友代為照管,或令他們和叔伯家庭住在一起,然後自己方能脫身。
另外提出一筆修煉經費,估計能管五個人的生活開支已足。雖不要過於奢侈,亦不宜十分刻苦。因為中年以後的人,身體多半虧損,或須藥餌調理,僅靠普通飯菜,恐不足以養生。所謂五個人者,乃最合式的道友二人或三人,傭工二人或一人。連自己共五人。
另外尚須儲蓄一筆旅行費。因為長久住在一個地方,未免納悶(筆者注:當為煩悶。張濤按,攖甯夫子的文筆,每不拘一格,遣詞用句,都有別有會心的地方。納悶二字,很傳神。)有時需要遊覽名山勝境,使身心得以調劑。設在遊覽期中,尋到比較更好之處,不妨遷移到彼處修煉,或者在彼處多住幾時,再回到此處亦可。所以每年的旅行費,不能算在日常生活費之內。
第二步,選擇適宜於修煉之場所。須要近山林,遠城市。有終年不斷之泉水,有四季常青之樹木。東南方形勢開展,可以多得陽光;西北部峰巒屏立,可以庶避冬季寒風。地方民俗要純良,購買用品要便利。又要植物茂盛,才有生氣,最好有松柏杉等類的樹木,由針狀葉中吐出特別香氣,人吸入身內大有益處。此種樹木,皆要成林,香氣散佈,始覺濃厚,稀疏幾株,無濟於事。
東南各省,無論農村或山林,多產蜈蚣蛇蟲等物,常常爬到人家床上來。所以房間要乾淨,門窗要嚴密。廚房更要十分留意,防飲食之中毒氣侵入。
屋內陳設,務求簡單。若非日常必需品,不宜放在屋內。靜室中,光線要充足,空氣要流通,以防微菌滋生。惟正當做功夫時候,光線不宜過亮,過亮則心神難得安定。室中不宜吹風,有風則容易受感冒病。
無論住在什麼地方,總不能不和人家往來,或者尚有交涉事件。正式做功夫的本人,不宜耗散精神再管閒事。凡應酬鄉鄰,撐持門戶,購買食物,督察傭工,以及日夜輪班保護靜修之人,勿使受意外之驚擾,皆賴諸道友分擔其責任。
第三步,改良飲食。飲食對於人身有密切利害關係。世間講究衛生的人,尚且懂得某物于我有益,某物於我有損。有益者,宜常吃;有損者,宜禁止勿使入口。而一般做功夫的人,每不知注意此事,難怪他們的功夫沒有進步。雖由於方法之笨拙,而煙火食舊習慣不肯改變亦為一大原因。
談到改良飲食,先決的問題:專吃素食。按事實而論,肉食之徒,也有長壽的;專吃素食,也有短命的。似乎吃葷吃素,與人之壽無關。然作精密觀察,究竟吃素的,比吃葷的少生疾病,在醫學上頗有根據。實行做修煉功夫,當然以吃素為合法,並且不違背仁慈之心理。但也要配製得宜,營養不缺。若飲食太菲薄,弄到面黃肌瘦,血液乾枯,則不免為肉食之徒所竊笑。
吾人每天飲食所需營養質,最重要的,有三種:一碳水化合物(又名澱粉,亦名糖);二蛋白質;三脂肪。何謂碳水化合物?即碳、氫、氧三元素化合所成之物,如澱粉、糖等類。何謂蛋白質?即碳、氫、氧、氮、硫、磷各種元素化合而成者。何謂脂肪?即各種油類。
碳水化合物,米麥中最多,豆類次之。蛋白質,黃豆及卵黃、卵白中最多,米麥次之。脂肪,除各種油類外,黃豆及卵黃中所含最多。以上三種營養物質,在每一個身中,每天需要多少,則不能一律。今只可言其大概之數,亦是按中國人體質而論。碳水化合物,每人每天需要九兩;蛋白質,需要三兩;脂肪,需要二兩(五十歲以上至六十照此數九折,六十歲以上至七十照此數八折,七十歲以上至八十照此數七折,市秤計)。勞心的人,與勞力的人,所需要營養質,數量多少,當有分別。
牛奶、雞蛋、鴨蛋,可常服食。自磨豆漿,可代替牛奶(豆腐店出賣之豆漿,嫌其水分太多)。芝麻油、黃豆油、菜籽油、花生油、牛奶油,皆可輪流食用,惟菜籽油性味不佳,勿食為妙。甲乙丙戌四種維他命,上等牛奶中皆有之,惟缺少丁種。
五味皆宜淡,不宜濃。若能完全淡食最好。
甲種生活素,奶油、蛋白、白菜、青莧菜、番茄、芹菜、菠菜中最多。
乙種生活素,麥麩、米皮、黃豆、白菜、菠菜、花生、芝麻、蕃茄、豌豆、芹菜中最多。
丙種生活素:白菜、菠菜、捲心菜、豌豆苗、水芹菜、藕、辣椒、番茄、茭白、菜花、雞毛菜、油菜及各種水果中最多。
丁種生活素:雞蛋黃、奶油中最多。
戊種生活素(戊種,又名庚種,即維他命G):雞蛋、牛奶、花生、蕃茄、綠蘿蔔、山藥、芥菜、洋芋、芹菜、小麥、黃豆、白菜、菠菜中皆有之。
凡吃蔬菜,最要洗得乾淨。但不宜煮得太熟,太熟則生機消滅,吃下去沒有益處。亦不宜太鹹,太咸則菜湯不能多吃,而菜中生活素,大半棄在湯中,未免可惜。
蔬菜要從地上剛拔來的,生機充足。若隔一兩日,或浸在水裏,菜中所含生活素,不免損失大部分。
各種乾果、水果,皆可常吃,但要與自己身體配合適當。寒體宜吃乾果,熱體宜吃鮮果。凡新鮮水果,大概是涼性;而紅、黑胡桃、楊梅、幹荔枝、幹桂圓、櫻桃幹、葡萄乾之類,大概是溫性(中涼性,即西醫所謂第三種維他命。中醫所謂血熱,即西醫所謂壞血症)。
(新鮮蔬菜及新鮮水果中,皆有維他命C,乾果中則無C,因維他命C喜水而怕幹。)
南方山中多竹,產筍最多。做素菜的人,常喜用筍做主要食品,味頗鮮美。但此物性,與人無益而有損,不可多吃。其他如蘑菇、鮮菌、味精等類,亦當禁絕勿用。
專做靜功的人,每日飲食物料及時間,須有特別規定,不能與尋常習慣相同(若不肯改變尋常習慣,決難有成)。其他道友及傭人,每日三餐或兩餐聽便。
第四步,起居飲食,都安排好了,就要講到功夫如何做法。世人只曉得關起房門在裏面打坐,不曉得行立坐臥四種姿式皆可以做功夫;只曉得閉著眼睛,在自己身中搬弄許多花樣,不曉得後天的物質、先天的精神都有是從身體外面攝取進來的。凡人到了五十歲以後,身中物質與精神,大半虧損,所存無幾。縱讓你封固得絲毫不漏,也不過保留得一點殘餘,況且每天尚有消耗。所以做修煉功夫的人,若只曉得在腔子裏面弄,總弄不出好結果。人沒有飲食,就不能維持生命。沒有空氣,更是立刻便死。飲食空氣,對於身體,關係如此重要,並且都是由外面進來。據理而論,一個人,只要有豐富的飲食滋養,有新鮮的空氣呼吸,應該可以永久生存,何以仍不免生老病死?諸君先要明白這個道理,然後方可入仙學之門。或謂:人的身體構造,像一部機器。年代用久了,自然要損壞。身體年齡過久了,自然要衰老。機器損壞並非因為缺乏燃料,即使不斷的加煤加炭,裝足汽油,也不能保機器不壞。身體衰老,並非因為缺乏食料,即便長年的滋養豐富,醫藥無虧,也不能保身體不死。
愚謂:拿機器比喻身體,雖有幾分近似,但非完全相同。試看初生嬰兒,身體如何之小,過幾年就變成孩童,孩童身體比嬰兒身體大多少?孩童再  過幾年,就變成壯丁,壯丁身體比孩童身體大多大?請問一部小機器,過幾年,能自動的變成一部大機器否?身體皮肉,受傷破爛,自己會生長完好,機器損壞,機器自己有生長之能力否?身體或動或靜,由自己意思做主;機器動作或停止,須聽人的意思,機器自身不能做主。如此看來,人是有生命的,究竟與機器之無生命的不同。
人既然有生命,不是機器,就應該永久長存。為什麼也要衰老?也要病死?其中有兩個理由:(一)是從母胎所帶來的限量的先天生命力愈用愈少,自幼至老,數十年未嘗添補。(二)是對於先天生命力所賦予之後天生命權極端放棄,自幼至老,數十年未嘗執管,因此身體遂不能永久維持。
何謂後天生命權?即是心臟的跳動、肺部的呼吸。
何謂先天生命力?即是使心臟跳動、使肺部呼吸的一種天然能力。
惟念同志諸君,被書所迷,對於真理尚未多悟,不能不有徹底之啟發,留作後學之南針。特將實行上最關重要各點,設為問答,依次列述於後。
問:前文所謂行立坐臥,乃人身四種不同的姿態式,並非功夫有四種做法。因為仙道功夫,本是活潑潑的。若經年累月,閉門死坐,實不合法度。
凡遇良辰美景,日暖風和,宜到郊野空曠地方散步。務須緩緩而行,切忌奔跑喘汗。當其行時,不妨兼做神氣合一、重心放置臍下之功夫。
偶或于松蔭泉石之間,花草園林之際,小立些時,亦可做同樣的功夫。但須注意身幹要正直,兩腳要站穩。預防功夫做得恰到好處時,精神一恍惚,筋骨一鬆馳,不免有傾跌之危險。
至於坐的姿式,盤腿或垂腿,聽其自便,總能以耐久不動為妙。功夫仍是神氣合一。至少要靜坐一小時,方可起身。效驗常發生半小時以後,在半小時前難見功效。佛教跏趺坐,不適於用,長期下去,腿要生病。
姿式,有仰睡,有側睡,有半靠邊睡。若要攝取先天氣,以仰睡為便,得效最快。若止做神氣合一的功夫,側睡亦可。
飽餐之後,只宜散步,不可打坐,更不可睡倒。若犯此誡,恐得胃病。坐功宜在飯後二小時,睡功宜在飯後四小時。吃飽了,立刻就做功夫,毫無效驗。
問:如此做法,要做到初步成功,約需多少歲月?
答:如此做法,只能去病延齡,使身體健康而享高夀,不能說幾時可以成功。若要成功,必須功夫一步緊似一步,逐日增加時間。設環境適宜,功夫急進,一日不斷,五年可成;若功夫緩進,偶有間斷,十年可成。倘或中途發生魔障,即不能限定年月。所謂五年、十年其中有個計算,就是按每天增加之數,積累上去,到某種程度為止。並非隨意虛擬一個數目,以寬自心。
第一年,行立坐臥功夫,每天隨意煉習,不拘時間。
第二年,上半年終,每天除隨意煉習的功夫不算,正式功夫,必須做到接連二小時,靜坐不動(最初從一個鐘頭做起,每天加二十秒鐘,三天加到一分鐘,三十天加到十分鐘,半年一百八十天,加到六十分鐘,即是加一小時)。
第三年,上半年終,每天必須做到接連四小時半,靜坐不動。下半年終,每天必須做到接連六小時,靜坐不動(每天加半分鐘,兩天加一分鐘,一個月加十五分鐘,六個月加九十分鐘)。
第四年,上半年終,每天必須做到接連七小時半,靜坐不動。下半年終,每天必須做到接連十二小時,靜坐不動。
此種功夫,在夜間行之最便。因為晝間要飲食活動,不能久坐。
問:接連十二小時,靜坐不動,身體如何忍耐得住?豈不是象受刑罰一樣嗎?
答:我所說的,已經比古法減輕一半。若是完全按照古法行事,功夫做到五年期滿,可以說晝夜二十四小時,身體沒有活動的機會。我改為十二小時,已經是大開方便之門。
問:這樣做法,豈不是活死人嗎?
答:神仙功夫,原來是未死先學死。這個暫時的死,能由自己做主;然後長久的生,方能由自己做主。若不經過此關,如何能成仙呢?
問:這樣死打坐,就可以成仙嗎?
答:你看他外表像死打坐,不知他身內生理上已起了微妙的變化。非但比真死人絕不相同,即比較普通活人亦大大兩樣。氣滿自然不思食,神全自然不思睡,息自然停,脈自然住。到如此程度,雖非入聖,確已超凡。一切效驗,都是從死打坐上得來的。除此之外,別無他法能到此程度。
問:靜坐功夫,既如此重要。何以前文又說長年累月閉門死坐,不合法度?
答:他們靜坐,或運氣,或止觀,或參禪。做到幾年以後,生理上並無變化。呼吸仍舊不停,脈搏仍舊跳動,仍舊要吃飯,仍舊要睡眠。不能依功夫淺深層次,逐漸進步,故曰不合法度。
問:彼此一樣的靜坐,何以結果不同?
答:這就因為身中先天氣充足與不充足的關係。譬如一粒種子,種在土裏。好種子,自然生長好花果;壞種子,就無美滿的成績可見。先天氣充足,是好種子;先天氣虧損,是壞種子。若專在後天物質上做功夫,不識先天的作用,是無種子。肉體譬如土地,飲食譬如肥料,功夫譬如人工。止有種子,沒有土地、肥料、人工,種子固然不能生長。若止有土地、肥料、人工,沒有種子,又豈能生長植物,開花結果?所以同是一樣的靜坐,而有成功不成功的分別。
問:靜坐能做到十二小時不斷以後,是否再要增加鐘點?
答:慢慢的增加亦可,否則只須保持十二小時的限度已足。
問:從此以後,是否每天必須接連靜坐十二小時?或亦有休息之期間否?
答:到此程度,可以暫時休息。但須注意勿使功夫退化。
問:初步功夫以後,飲食起居,與普通有別否?
答:非但成功以後與眾不同,起手做功夫時候,早已有特別規定:
第一年,每天飯菜兩餐,補品兩餐,果品一餐,共五餐。
第二年,每天飯菜一餐,補品二餐,果品一餐,共四餐。
第三年,每天飯菜一餐,補品一餐,果品一餐,共三餐。
第四年,每天飯菜一餐,補品或果品一餐,共兩餐。
第五年,每天僅食一餐,或飯菜,或補品,或果品,輪流替換食之。
第六年,即當斷絕煙火食,每天僅食小許水果,或終日不食亦可,或數日不食亦可。
(所謂補品,大概屬於藥餌之類,或是普通飯菜中所缺少之物質,而為身體上所需要者。吃補品,須有醫學知識,不可亂吃。)
問:男女之事如何?
答:預備下手做功夫的時候,即完全斷絕。正式做功夫,更要絕對禁止,否則在五六年極短期內,如何能修成半仙之體。
問:精滿自遺或生精太多,身中受了刺激而動欲念。這兩種困難,用什麼方法應付?
答:有各種不同的方法,因人而施,不能執定某法更好。若功夫有效,這兩種困難,也就能免除了。
問:各種方法用盡,仍舊無效,將如之何?
答:決無此事!世間雖偶有百法無效之遺精病,乃尋常不做功夫的人始有之。專門修煉家,若得此病,豈非笑話。
問:常聽他們做功夫的說起,多有患遺精病者,不知是何理由?
答:他們的功夫做法,都不高明,所以越做越遺精。停止不做,則遺精次數反而減少。此等功夫,尚不能卻病,安望成仙。
問:自古相傳煉精化氣之法,用之能獲效否?
答:你先要明白精是何物,若認為交媾之精,或遺泄之精,那就錯了。須知化氣之精,即《靈源大道歌》中所謂"神水",不是濃厚粘膩之濁精。神水可以化氣,濁精不能化氣。
問:假使欲念旺盛,不易制伏,將如何辦法?
答:欲念之起,有關於生理上的,有關於心理上的。如身中生精過多,刺激神經不能安定,這是生理作用。若是煉氣功夫做得好,後天濁精自然就不生了。又如看見有誘惑性的書籍圖畫,心理上先受感觸,而後影響到生理上,只要你永遠禁絕不看,就無妨了。況且在山林中專做清靜功夫,足跡不履城市,又與家庭隔離,環境上的誘惑也可以避免。欲念既無起因,決不至於旺盛到不易制伏地步,此屬毋須過慮。飲食之中,含有興奮刺激性的,宜勿入口。
問:陽神與陰神之分別何在?
答:各家道書上皆言,陽神可以現形與大眾看,能言語,能動作。陰神止有靈感,而無形質,雖能見人,而不能為人所見。道本無相,仙貴有形,故修煉家以陽神為足貴。
附:抄給洪太庵信中之一段
讀"呼吸與丹田重心之間的關係"一篇理論,亦頗為扼要,凡是修養家都有應該注意到此。然吾人性命根源,尚別有所在,不僅此也。
儒家所謂"道",是抽象的名詞,不能實指在身中某處(原文引《中庸》"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一句,謂此說與丹田重心有關)。仙家所謂"丹",乃最精微的物質凝結而成。雖不離乎丹田,但中年以後之人,做修養功夫,徒然保持重心,未必就能結丹。必須將已經喪失之物質與精神添補進去,使之凝結不散,方有成就。惟禪家所定,確是與重心有密切之關係(此指小乘四禪而言,不是如來禪,祖師禪)。
愚最近研究生命根源,即是腦髓中所儲蓄之放射力,與神經上所運用之攝取力,二力分工合作,遂成為吾人之生命力。先能放射,而後能攝取。若放射力一日枯竭,則攝取力亦同歸於盡矣。譬如人家有許多錢財,藏在庫裏,按時搬出若干,放在外面備用,此即所謂放射力也。況有錢財在手邊,即可購買各種日用必需之物,並且可以修理屋宇,裝飾門庭,此即所謂攝取力也。但錢財雖多,經過數十年之消費,總有窮盡。等到錢財用完,購買力亦同時消滅,於是門庭衰敗,屋宇摧殘矣。
放射作用,由內而外;攝取作用,由外而內。放射是精神一方面事,攝取是物質一方面事。細的叫做精神,精的叫做物質。其實非妄,凡眼耳鼻舌身意之活動,五臟六腑之功能,有放射力於中主持。無放射力即無攝取力;無攝取力,即無生命力。雖有飲食、空氣並各種補藥,亦不能一日活矣。若要長生續命,須要做一個極高妙的功夫,添補腦髓之放射力,方有把握。
尋常安定重心之靜功,只節制身中之放射力,使其慢慢放射,少少放射,而不能添補已經放射數十年快要放盡之原動力。尋常導引、吐納之動功,只能幫助身中之攝取力。譬如拿錢到外面購買各種日用必需物品,雇舟車搬運到家中。一朝老本錢用完,無力購買時,外面物品雖多,不能為我所有。僅用舟車,徒勞往返,何濟於事?豈非犯了丹經上所謂"鼎內若無真種子,猶將水火煮空鐺"之弊耶?故普通人卻病延齡,君子學說已足以應付,可不必深求。若為自己修養起見,似宜於百尺竿頭,再進一步。
愚五十年來,於命功上研究所得,當以此為最上乘。國內學道人士,限於程度,無可與言者,今日第一次為君言之。以上的學說,乃甯於以往五十八年中,所共閱讀的一萬幾千卷書籍(如道藏、佛藏、丹經、子書、醫書、科學、哲學、筆記、小說、雜誌等)融會貫通,並親身實驗,又同時參考國內外許多學道者之經過事實,而後下的一個結論。凡講命功,無有高於此者。再高即越出命功範圍,完全偏於心性方面,不能達到長生之目的,止可成佛成道、入滅歸空而已。若低於此亦不能達到長生之目的,只可以卻病健康,終其天年而已。
腦髓中所儲蓄之放射力,究竟是什麼東西?這就是丹經上所謂先天氣。雖也是物質,但非科學家所指定之物質;雖似乎精神,又不是哲學家所表示的心靈。這個東西,介於心靈和物質的中間,兩方面都能夠聯絡。僅有心靈而無物質,不成為肉體之人;僅有肉體而無心靈,亦不能成為完人。必得心靈與肉體合作,方能維持吾人有思想有意識之生命。
尚有最寶貴的經驗數十條,未能一一筆錄。俟有機會,再謀補充。
民國三十六年(1947年)十月三十日攖寧自記


附錄:

去病延齡方便法

不是專門修煉,而僅以健康長壽為目的者,可用此法,保能如願。
早晨天微明即起,靜坐兩點鐘。然後洗臉,吃飯做事。夜間亥時下四刻、子時上四刻,靜坐兩點鐘,然後再睡下。每日早晚,共計靜坐四小時已足,不必增加鐘點。只要有恒心,日日如此,勿使間斷,並無妨於做事時間。
冬季夜長晝短,早晨宜在天明以前即起,坐到日出後為止。性急不耐久坐者,起首只坐半點鐘,後來漸漸增加到一點鐘,再漸漸坐到一點半鐘,再增加到兩點鐘為止,以後即不再增加。
當靜坐時,毋須守竅,毋須運氣,毋須止念,毋須迴光返照,毋須存想丹田,毋須舌搭天橋,手扣合同,毋須眼觀鼻,鼻觀心,毋須其他一切花樣。只要身體端正,不動不搖,象一尊泥塑木雕的菩薩樣子,即為合法。兩腿或盤或垂,眼睛或開或閉,那些都可以隨便。至於兩手,或安放在中間,或分置於左右,更不成問題。惟周身衣服不宜束縛太緊,褲帶要解松,坐墊要柔軟而厚富於彈性,勿使身體有絲毫不舒適之處。蚊蟲、臭蟲、跳蚤等類,皆要驅除乾淨。坐長久了,能把自己身體忘記最好。
若嫌雜念太多,用數息法亦可。其實雜念與靜坐是兩件事,雜念並不妨礙靜坐。只要身體靜坐不動,雜念聽其自然亦無妨(最好是身、口、意三不動,但意不動甚難,先求身、口不動,再漸漸調伏意識可也)。
每次開始靜坐之前,及靜坐完畢之後,宜兼做全體運動。動功與靜功相輔而行,方無流弊。偏於靜坐不動,亦非善法。尋常做事、作工、走路之動,乃消耗體力之勞動,不是增加體力的運動,勿以勞動代替運動。

莊子心齋法

靜功要做到使大腦絕對安靜,排除一切思想雜念。這是下手做靜功的首要原則,也是治療疾病最為有效的良方。但是人們的思想習慣,大腦總是在不停地考慮問題,即使睡覺也會做夢,要讓它一下停止不動,很難辦到。為了達到靜的目的,古人創立了許多法門,比較起來,以道家莊子的“心齋”中所談的“聽息”法為最好。所謂“聽息”就是聽自己的呼吸之氣。初步入手只用耳聽,不加任何意念。但是聽息並非專一死守耳竅,也不要去聽呼吸的聲音,只要隨著一呼一吸的路線,慢慢似聽非聽的去做,這就算是對了。至於呼吸的快慢、粗細、深淺、長短,都要順其自然變化,不要用意念去強行支配。聽到後來,心息相依,雜念全無,連呼吸也似乎不存在了,逐漸也就達到了入靜的境界。
凡是患有神經衰弱的人,大半兼有失眠症,安眠藥片不宜常服,用此聽息的方法,可以根本解決問題。而且與《黃帝內經》上面所說“陽入于陰”的理論相合(《靈樞•大惑論》:“衛氣常留于陽,則陽氣盛;不得入于陰,則陰氣虛,故目不瞑。”)
丹經書中常有“心息相依”這一道家專門術語,只有用《莊子》中的聽呼吸法,心中不需要起念,久聽也不會感覺疲勞,才能真正合乎“心息相依”這一軌轍。
《莊子》第四篇“人間世”之中,借用顏回和孔子的一段對話,揭示了道家“心齋”的高妙義諦,“聽息”即是其內的一種方法。
《莊子》原文:“顏回曰:敢問心齋?仲尼曰:若一志,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聽止於耳,心止于符。氣也者,虛而待物者,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
淺釋:顏回是孔子的學生,仲尼是孔子的字。顏回問:“心齋”兩個字是什麼意思?孔夫子說:你應該把心中的注意力集中在一起,不要胡思亂想。等到注意力集中起來之後,就可以用“聽”字法訣,但又不是用耳朵去聽,而是用心去聽;這還是粗淺的說法,再深一層功夫來講,也不是用心去聽,而是用“氣”去聽。到了這樣的境界,耳聽的作用早已停止了,心也與氣合而為一,沒有後天知覺了。“氣”的本質是虛的,正因“虛”所以才能容納物體;只有“道”才能把“虛”集合在一起。功夫如果能夠做到心同太虛,就是“心齋”的境界了。
以上是心齋功夫的做法。這種功夫,本來是層層遞進逐漸深入的,中間本無所謂階段。為了初學做功者容易入門起見,不妨在整個功夫之中,劃分個不同的步驟,然後再加以詳細的講解如下:
第一步,“若一志”。“若”字當作“你”字解,“志”就是思想,也就是注意力,“一”就是注意力集中在一起。當你開始做功夫的時候,心中的注意力要專一,不要有許多雜念在裏面干擾。如果不能夠把雜念掃除乾淨,功夫很難做到好處。
第二步,“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等於“毋”,也可以作“勿”字解。注意力集中在一起,就可以開始做功夫,就是運用“聽”字的口訣。普通人所謂“聽”,本來是用兩個耳朵,去聽各種各樣的聲音;可是這裏的所謂“聽”,絕不是去聽什麼聲音。這樣人們就會發生疑問,既然說是“聽”,必然應當存在去聽的物件,如果說不是去聽聲音,那麼要聽什麼?這個問題,在各家注解之中,難以找到明確答案。現在特為指出,起初下手,就是聽鼻中的呼吸之氣。凡是呼吸系統正常而且不存在障礙的人,鼻中氣息都不應當發出聲音,這一點對於修煉的人來講尤其應當做到,所以才說:“無聽之以耳。”雖然說是沒有聲音,但是自己卻能感覺得到鼻中的氣息一出一入,或快或慢,或粗或細,即使是雙耳失聰的人,也有這個體會,所以才說“聽之以心。”
第三步,“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這裏又會讓人產生疑問了,“心”是有知有覺的,還可以說上一個“聽”字;“氣”是沒有知覺的,為何還要用它去聽?“心”所聽的物件是“氣”,那麼“氣”所聽的物件又是什麼?如果說用“氣”來聽“氣”,這句話在理論上講不通。究竟真正的含義是什麼?答案應當是:聽息的功夫做得時間長之後,“心”和“氣”已經打成一片,分不開了。這時的“氣”已經不能作為用“心”去聽的對象了。不能再說用這個“心”,去聽那個“氣”,所以才說“無聽之以心。”此時身中的“心”和“氣”雖然團結在一處,但是尚未達到混合境界,還稍微有些知覺。繼續深入做下去,並不需要多少時間,自然就能做到完全無知無覺了。從有知覺到無知覺這一暫時的過度階段,與其說是用“心”聽“氣”,使“心”和氣互相對立,不如說是以氣(中的心)去聽(心中的)“氣”,使“心”與“氣”二者之間泯去裂痕,變為融合,所以說“聽之以氣”。在這裏雖然還是在說“聽”,實際上已經不再著意於聽。成為自然的“聽”,是用無“心”而聽了。
第四步,“聽止於耳,心止于符。”初步下手做功夫,關鍵在“一”字訣,即注意力集中在一起的功夫。等到注意力集中在一起之後,就要注意“聽”字訣了。隨著功夫程度的進展,假使長久的抱住一個“聽”字不肯放鬆,反嫌過於執著,所以最後要用“止”字訣。所謂“聽止於耳”,就是叫人不必著意於“聽”了。此時的功夫已經逐漸入於混沌境界,在身中是神氣合一,心中的知覺已不起作用,所以說“心止于符”(符即符合,符合於氣)。這種神氣合一的狀態,是無知無覺的,外表看來好象睡著一樣。
第五步,“氣也者,虛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從“一”、“聽”、“止”等境界,由淺入深,一步一步經歷過來,最後就達到了“虛”的高層次。這個“虛”是從無知無覺以後自然得到的,不是有意識製造出來的,如果做功夫的時候,心裏想著要達到“虛”的層次,反而離“虛”十萬八千里了。全部“心齋”的義諦,原是由後天返還到先天,到此進入更高境界,已為先天。所以最後一步功夫,就要到先天境界之中去體悟。然則莊子所謂“心齋”的義諦,在於直指大道,這已超出靜功法本身所要達到的目標了。因此築基法中的靜功,只求達到第四步“心氣合一”的境界,就是築基的最高層次,已足夠了。
所謂人生者,究竟什麼一回事?揭穿了說,不過就是“飲食男女”四個字。其他一切事業,都是為這四個字而經營的。所以孔夫子說:“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孔子之說,見於《禮記》)仙學家對於飲食男女,確有徹底解決之法,然非普通人所能奉行。若僅為去病延齡計,飲食一層,可參考《學仙必成》第三步各步已夠應用。但不宜每餐吃得太飽,弄成胃病。男女之事,要有節制,不可任意胡為。特將禁忌各條,開列如左,為有志養生及改良人種者之一助。
關於天氣的:冷天非火爐不暖時,熱天單衣尚要出汗時,黴天潮濕氣重時,狂風暴雨時,震雷閃電時。
關於節令的: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秋分、夏至、冬至。
關於紀念的:父母兄長忌日,岳父岳母忌日(此是女方的關係)。
關於人事的:出遠門辛苦初歸時,處逆境胸懷鬱悶時,負重任工作緊張時,遭危險驚魂不定時,悲哀之後,憤怒之後,勞力之後,勞心之後,酒醉之後,飽餐之後,疾病之後,居喪之後。
關於年齡的:(此是就中國人身體而言,外國人身體比中國人強,可以加增一倍或兩倍。)二十歲以外一星期一次,三十歲以外兩星期一次,四十歲以外三星期一次,五十歲外四星期一次,六十歲以外絕對禁止。(雖以星期為標準,但到期若遇上文所列各種禁忌,則宜改期,不是到期決定要做。總而言之,這件事是虧本的生意,能少做最好。)
關於女方的:月經期內,懷孕期內,產後三個月期內,年過五十,月經斷絕以後,絕對禁止。白帶病太重時,子宮病未愈時。
煙酒能戒斷最好,否則宜有選擇。酒類只有啤酒、葡萄酒、紹興酒、甜米酒可吃,燒酒、高梁酒、白蘭地酒傷人。捲煙粗劣味辣者傷人,雪茄煙亦傷人。
為聖為賢,修仙學道,皆從克制情欲下手。可見情欲是人生的大患,能阻上進之路,能開墮落之門。不必高談闊論,淺而言之,僅求健康長壽,亦非克制情欲不可。世間有歲月清閒、家室和美、享大年,無疾而終者,皆情欲淡薄之人,而非肆情縱欲之輩能所妄冀。
動靜兩種功夫,做長久了,各種病症,漸次痊癒。自己覺得精神充足,體力康強,這就是極大的效驗,不必問身內有無特別景象發生,儘管照舊向前做去。偶或身中果真有異乎尋常的景象,切不可胡亂運轉。一面要小心護持,勿受驚駭,勿犯色欲;一面要請教諸位同志道友,仔細討論,用什麼方法應付。若急切求不到應付之法,只好暫停止做功,勿再前進,俟將來有法應付時,再繼續行功,否則恐不免弄出病來。以上各條,似乎平淡無奇,實為餘數十年閱歷有得之言。果能依法奉行,決定可以達到目的,諸君幸勿輕視。無論少年,若認為這種辦法是人生所必需的,要做就做,不必有所期待遇。光陰象流水一樣一過去,轉眼身體衰老,百病叢生,再想用功,已嫌遲了。《黃帝內經》曰:“夫亂已成而後治之,病已成而後藥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錐,不亦晚乎!”


 

0
上一个:餘之求道經過
下一个:淺述內丹
 
免责声明:
  1、“中国丹道网”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丹道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丹道网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丹道网”,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 网名:
* 留言:
* 表情:
















* 验证码: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丹道网  
本站是非营利性网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