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历4715年
全站搜索:

内丹文献

热门推荐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清时期 > 二懶開關心話 (闵一得)

二懶開關心話
发布时间:2007-11-23   点击:3671
 

  

二懶開關心話
斯二子不知何許人,亦不詳其姓氏。閱其心話,殆養生家而將從事於南宮者。餘見而錄之,喜其言淺而深、粗而精,其間命意,似有所向,殆又非頑隱一流,趣味與餘不二。爰去其不經,而存其常說,名之曰《二懶心話》。蓋以一號懶翁,一號大懶。按其懶字,從心不從女,是有取夫賴心而學之義焉,是殆蘇懶翁之流亞也。蓋能從事夫天心道心者。
嘉慶戊寅之十一月望日小艮肅錄並識
問曰:某所聞,惟識玄關一竅、心腎交媾而已。
答曰:玄關一竅開否,識之不難,開之有道。使此關尚未開也,我不知君如何交媾焉。
間曰:古雲玄機在目,我願究其微妙。
答曰:善哉問。人身遍體屬陰,賴以化陰還陽者,兩目也。此即入道第一口訣,君既知之,從此用以內照,則頭頭是道,玄關可望開矣。
問曰:內照從何下手?
答曰:冥爾目,調息片時。覺息調矣,始以意凝神於腦,以目光微向巔頂一看,覺得微明如黑夜月色然;隨即用意引此光映泥丸,待得腦中光滿而頭若水晶然(此即洗髓法也。),久之,乃引此明由重樓達絳宮,存之半響,覺我絳宮純白(此即洗心法也);隨以意引到中黃,亦如上法存之,覺中黃純白(此淨土法也);其光明自覺隨氣下降,又覺下田漸漸寬闊而更幽深焉(此即靖海法也)。內照至此,愈之愈明而愈寬廣,久之又久,覺有氣動於中(此即龍從海底現也)。我則一念清虛,微以意引目光從海底兜照後去,未幾,覺此光明已透尾閭(此即虎從水底翻也);漸漸有光自下升上(此即黃河水逆流也),竟透大巔(此即還精補腦流也)。我于斯時,用首尾照顧法。其法惟何?我之兩目光存在半天空,如日如月下照巔頂,直透三關,照至極深海底(此即聖日聖月照耀金庭之訣),幾若現有一輪月影,沉於海底,與上半天空月輪上下相映(此即水在長江月在天之訣)。我于斯際,萬籟皆空,惟用一意、上沖下透並行不悖之訣,行之久久,覺此清光上透九霄,下破九淵。斯時我身已不覺有焉。內照之入手如此,籲!說時容易,行時難也。
問曰:餘此去從事內照,繼事無相,未幾而心地清朗,漸覺下部忽然若失,覺無邊際,深亦莫測。是從內拓加功許久,念寂至篤,乃現此景。惟覺遍體沖和,已而並此景象亦置度外,惟覺呼吸之氣無,而下部騰騰氣熱;忽於極熱之際得有幾縷涼氣,或自胸腹下降,或自腑後脊前流下,溯洄於男根左右,若有走泄之機,恐非妙境(此正妙境),中道而止(若止不加火而煉則有弊)。出而肅叩焉。
答曰:善哉疑也。此下部陰精,遇炁而化(此陰精即上所說幾縷涼氣四邊流下者是也),真炁力微,化而失煉(不能大熱者真炁微,故真炁即真火),則與凡氣合(凡氣即凡火,此際凡火,相火也),將成交感之精,不進陽火。(閉息存思即名進陽火也),此物必將奪關而出。法惟有凝神集炁於海底,以兩目光推而蕩之,如轉磨然。”我於此際此心愈加寧靜,則呼吸氣停而真炁得注留下部(此真是進陽火之大秘訣),下部斯得熱如鼎沸:沸煮火水開貌),而陰精化氣,隨炁後攻,穿尾間,升至泥丸,化為真液(此之謂還精補腦之實據,,下降重樓,潤絳宮(此名後天甘露,乃是化血之物),從心後脊前分達兩腎(此時甘露已變紅色化成血矣)。我則以兩目光降送至腎,左右分旋,急旋急轉,便熱如火(所以煉血化精也),由兩腎熱至臍輪:所以煉凡返真、煉氣返炁之訣也)。此一熱也,須比前倍熱數倍,斯此物由真精化而為炁矣。從此不住手(斷不可稍住也),其熱複降至海底,而仍行其存往之功(此為要囑),則如前雲之陰精(此所必有且必多者,要煉到周身純陽之後方無矣)又得化氣而後升矣。煉陰還陽之訣不外乎此,其效驗可時見(間斷則難見,故戒間斷也),而要妙在能恒久焉。切囑切囑)。故能迴圈無間、日行時作(必要如此如此方是),何悉不如前賢所許計月而成者哉(是可必無疑者也)! www.taoismcn.com
問曰:然某聞之,法從心後分降兩腎云云者,女子之修訣如是也。蓋女於以血為本,故其玄關一竅開自絳闕,以其修訣加摩於兩乳中間,名曰乳溪,揉摩至百至千,則胸間火熱,惟覺氣悶,且有板木之景之象,其血生始旺,法惟以意退人心後脊前、分注兩腎。若如男子,一直從心降腹,艮有血崩之虞。今君所述,乃氣也,氣升於腦,返化為液,斯已奇矣。既已化液,則直下下田何礙?而必欲如女子降至絳閾,退而後達,由兩腎轉上臍輪,方始化羔——斯理未明。況黑與氣一物也,性皆屬火,不過有先天後天之名耳:今聞君論,疑竇四開,莫白塞焉,願為開示。
答曰:善哉斯問,君真可稱善疑者矣。我所言半聞諸師、半得諸書者,今為略述其概也可。
男子之陽在腹,女子之陽在背,此乃天地自然不易之理,我之所言陰精者,其形似精而非精,乃飲食所化之液,未經化血,流滯於百絡之間乃成痰類一停滯中焦則成飲證,流注膀膚則成滑液。我之一身三百骨節之縫、八萬四千毫竅之內,不乏此品盤踞期間,外邪乘隙入與此品朋比為好,為害非細。今因我真羔周烘,斯物融活,隨氣護羔流注下田,其性陰寒,故其流往也機趣惟涼。然使積而不之化,則又必化火而出,世人認為流火症亦此品也。故凡我於坐際,每逢真羔流行,則覺有颼颼涼氣自內而出,亦此品化而出之功效也。故我於此品流注下田之候,須必大加真火以嫩之(此皆至要訣也),則此品成如雲氣然,隨夫真羔由後上升達至巔頂;一聚一凝便成真液,如雨如露由鼻孔處滴下口際:此凡甘露也),潤至絳宮(到此須存多存一存\又得心火一烘,便化成血。故須從心後脊前分降兩腎,一經鍛煉,隨羔注臍,又經大煉,斯可成羔,此是一定之氣化,不分男女者也。
夫人孰不飲食,則飲食所化之液無日不有,苟昧白心一煉之訣,鮮不因而致病,是以十人九多痰。修持者每患遺泄,世人不悟,委之有念、或委之心腎不交、或委之克化不濟,皆非也。是皆不知從心一存其氣,則其津液橫流、積化成痰、流注下出;故有強而澀之,變成外症,發為疽毒,是又化火而出也。其流弊也,握發難數,我故詳為申說之。
若夫所謂真精者,渾而體之則有,握而取之則無。至如交感之精,尚是氣化之物,故有形色焉;而其來自內,故能生育焉。若此飲食之液,其來自外,不經心煉,血尚未化,不過形似精耳,焉能生育?原非至寶,偶而遺泄,亦何足恨,因而憂鬱焉,煩燥焉,不亦惑乎!與其服藥以澀之,不如如我言而煉之,此之謂釜底抽薪。我於此節津津言之者,以此一品雖是凡物,如法一煉便成陰氣,到腦降心便可化血,已是寶物,再降至腎,升煉於臍,得土一和,逐與真羔無二無別,居然至寶雲爾。
先天為陽,後天為陰,我輩修持,無非煉陰還陽之道。其訣不外乎忘形以養氣,忘氣以養神,忘神以養虛。其所以必造夫忘字境者,以所聚之精之氣之神,皆得鹹屬先天,始為無弊。況所重在身常受煉,其用惟火,火足則昌、火衰則敗,不忘則不聚,能忘火乃足,是乃修真之至要訣也。
問曰:某聞之,心有三,何謂也?
答曰:然。曰天心、曰地心、曰人心,其實惟一。經不雲乎“心為神明之府,變化之道由焉。”蓋人一身鹹秉心氣而行而止者,猶魚之處夫水也。古人雲:“一身之實處,地也;一身之虛處,天也;屈之伸之、語言視聽,人也。”又曰:“天之心居腦,地之心居腹,人之心居絳宮。絳宮之心塊然,而虛靈不昧,是一物而含三有焉。”蓋其居腦居腹之心無形無質,乃即塊然居中形如垂蓮者之靈、之羔,之上透下注而誠存者也,我故曰其實惟一。意者,心之所發也。,心,無聲臭者,念動而發,是名曰意。念也者,今心之謂,猶曰即心是也。意也者,心之音也,謂其念頭已發動也。呂祖有言曰:“大道教人先止念,念頭不止亦徒然。”又曰:“不怕念起,只怕覺遲。”輕雲子曰:“念頭未離腔子裏,除之大易;放而出之,除便稍難矣。”故古有曰:“念起即除,神仙許汝”。
問曰:修仙之秘止於斯乎?某聞之有曰“修命不修性,修行第一病”,又曰“修性不修命,萬劫陰靈難入聖”,何謂也?
答曰:噫!命無性不靈,性無命不呈,謂必性命雙修也。據我見,修得一分性,保得一分命,蓋以性命兩字不可分也,實以有時偏乎性而命在其中、偏乎命而性在其中,有如形影然得可分乎?第凡修道,先一我志,性功之始基也;惜身如玉,命功之始基也。從而進之,止念除妄,性功也;調息往息,運行升降,命功也。體而參之,念不止、息不調、妄不除,功不進也,凡夫調住運行升降及夫混合交結等功,總得於無思無慮之際而暢于萬籟皆空一塵不染之候也。我故曰:“修得一分性,保得一分命”。
問曰:惟丹道謂身有四海:心曰血海,胃曰穀海,腎曰氣海,腦曰髓海。其微妙未之悉,願為開示。
答曰:善哉問。人之一身,皆藉自然生羔,以生以成,惟胃一海,仰藉後天外來飲食,以消以化,補夫周身生羔之或缺,人人知之,無庸贅述。夫養生家立論,每先自冥心一層始,其故何也?誠以心為血海,心涼則生血,心冥則心涼。夫冥心之訣,微以意引心氣,退麗於夾脊之前,覺吾一身之溫氣氤氳然歸護于絳宮前後左右上下中間。如是,則凡溫溫然之生氣,一近絳宮便有油然自化為血,又自氤氳然達於肌絡之間。其至精者退後而降至兩腎,則赤灑灑者化而為純精天一之氣焉。夫養生家於未冥心前如曰閉目乎?噫!其義玄、其旨精也、心之靈發竅於目,一也;兩目又藏有肝魂肺魄脾靈腎臟之精羔,二也;一冥心而目預之閉,則臟腑四肢內外生氣自來朝會于絳闕,三也;且凡其來朝,生氣自得,不期相化而自化為純血,其妙用亦在兩目,四也;更能使夫純血各隨其氣分佈流潤於脈絡肌腠之間者,總因我兩目懸如日月、周照乎內內外外高高下下遠遠近近,一若有意,一若無意,似為引導而不引導之故,五也。君昔曰其機在目,即此可信古人之言不我欺也。
夫腎,水髒也。謂曰氣海,君疑,善疑也。雖然,要知水髒之為水髒,非謂膀胱之貯有濁水而雲然也,乃吾身呼吸之氣之所歸,純是後天而又有陰陽之別——陽則名氣,陰則名液,此二種也,不得我身太陽之人為之烹煉,則此二物滯而不化,為害非細,其變而為病也不勝數其名目焉。煉之之訣惟何?總不外乎用我兩目,導彼真陽,存於海底。我則一念不雜,氣機通暢,無內無外,不知五臟焉、六腑焉、四肢焉、地天焉。惟時自省於海底沉一紅日(此至要之訣也),忘失即須覺存,存即事忘(妙哉如是行也),失即覺為存,迴圈事之(此為要囑),則此一海泰定而無弊焉矣。修道如牛毛,成道如兔角,何哉?廢棄于此海一關,天下比比然也。君果有志焉,從而堅持之。持之不堅、堅之不恒,亦無益也(切戒切戒)。君其勉乎哉(千萬千萬切囑切囑)!
君其識之,上所言雖示煉夫氣海一關,其間景象多多也,不勝述也。千言萬語,三教經書、諸子百家汗牛充棟,無非治心一法。——好不足喜,歹不足憂,一切好好歹歹景象似真而鹹幻,有者心不可為之動、念不可為之搖、行不可為之阻。其所現之象總不外乎驚喜兩種,然其中變變幻幻每有出人意表者,總以不動為宗,須明皆是魔幻,或是上真遣來嘗試者。惟能不為魔動,方是大丈夫本來面目。故凡遇夫魔擾,則宜益加堅定、益加勇猛為是。我之所以大聲疾呼者,邪正不兩立,而魔道每並存。何以故?無魔不顯道,魔而不退道乃成。君其勉之。
腦號髓海,其理顯明,無庸煩說。然此一海,世說作用夥矣!類皆地仙鬼仙之訣,非至道也,不可從也。君所向我所事天仙一宗,所煉以純返先天為了當者,故不可不慎所煉焉。要明夫天仙之究竟與夫先天一系之淳妙,其質至清至柔而至剛至銳,金鐵不能格也。所過者化,所存者神,大周天界,細入微塵,放之可包三千大千恒河沙世界,化之可結億億萬萬人物山水殿城宮觀(此等境界不愁不得,惟愁神著,何以故?一經念動,則此等境界變現不休,且必愈出愈奇;一經著相,便入魔道,小則成魔,大則立死。此間修道人著此而死者比比也。非惟本人不知,即其眷屬道侶亦且認為某果得道而去也,其誤人也不小矣。是故天仙家概不以此為效驗,且鹹以此為魔擾。若坐而現此之境,又不可用意辟之,一用意辟,則又化成鬥境,有變現不測之相擾相降,必成狂疾而死。或竟為魔攝去而死。或竟入魔彀中,幾然戰勝,從此神通法力不煉而大,本人迷昧以為道得之明驗焉,孰知正為魔誘入彀,命終而去,適成修羅眷屬而已,又或因鬥不勝、全神離殼而去,其殼反為魔踞。外人不得而知也,以為斯人道成,試其神通法力與古仙無二。其魔踞試行其魔道,從者如雲。究其談論,以淫以嗔以貪以詐為無妨於真道,從之者鹹入魔境、成魔眷屬。如今昔自蓮邪教之教首,類因修道迷誤,魔踞其殼而成斯等邪教也。此不可不知也,故凡修道者,總以見而不見,聞而不聞為降魔大秘訣,所謂憑他風浪起,我自不開船。此示以不之動念之大要訣也,凡煉髓海者切鑒之也可。),聚則成形,散則成羔,混三清而不二,合三教而為一者(此指一守我清空無住之念,一任他有有無無、青黃赤白焉而已。學者慎無著在聚散混合形色上)。此天仙之究竟,是亦先天一羔之妙用。我儕有志,自能造及,此非妄也,志則如是。古仙有言:“學仙須得學天仙,惟有金丹最的端。”故志不可不自立也。煉此髓海,其訣惟何?上與天通而下澈地局,四維四正無際無邊,氣象湛如寂如,不有山川城郭,惟存有赤灑灑黃金世界、明晃晃皓月當空,此為人手之秘。凡現有種種瑤台瓊室、十洲三島亦不視之(此即上德無為、有而不有之秘訣也),鐵圍無間、刀山劍樹、焰原沸池亦弗之察(此即不以察求之訣),惟存一無可著之正念而除其動心,此治髓海一關之要訣也。
若夫谷海之關,其煉法:惟有以手摩腹,助我陽氣,以消以化。故古之人,每於食後先以一手自中脘摩至腹,徐行約百步;又以手在腹際如磨鏡然,自內而外迴圈而行,約行三百步;其間左手如乏,易以右手,繼則靜審其氣機得以通泰乃止。嗣如得閒而坐,則接行冥心閉目存神絳宮一法,則中宮穀氣便可化血而達腎。兼行此功者,萬無津液化痰之弊,亦無液化陰精之虞。雖似有為之功而實無為之一助(此即下德有為、其用不休之一法也),慎毋以其小作而忽諸,此正我師預治陰精之秘道也。行亦簡易甚者。
問曰:某聞之,玄關不開,聖胎不結,乳哺失宜,聖嬰內疾,脫遷不道,真人夭卒。某以此懼,願垂訓示,若某也,玄關可幸開乎?聖胎可幸結乎?答曰:君誤矣,抑君之自道乎?君之玄關已於前夜洞開矣。——“下部云云”,時正君開關已後之明驗焉。至夫胎結與否,須自問者:君可遍體通暢否?亦有氤氳氣象否?得夫物我兩忘否。(此皆至要之功夫,勤乃得)——曰:均已遇時有矣。(得常有為妙)——曰:得夫萬籟皆空、一靈獨露境界否?——曰:此均試有焉,而未之得久為恨。(如得之久,其去結胎也近矣。)——曰:君之坤腹,有何證驗,——曰:每于坐時,覺有真羔縷縷自心而下;未幾,覺似自內豁然洞開,其大無外、其小無內,覺有種種真羔氤氳內注,且覺此中無底,惟覺此中溫然;又若有火、又若無火,而自有一種暖羔,悠悠揚揚,自下部騰騰然四周而升,第覺向後直上,濃然達背、達巔頂;又覺烘然下麵下喉際,適至絳闕,忽覺化為涼液滴下;既過心坎,又忽化如熱湯奔下,滿腹火熱,頗覺周身通。——曰:洵如是,其去結胎也不遠矣。
又曰:君須悟夫天仙結胎不同世所傳聞。君須熟揣《修仙辯惑論》,如何煉,如何結,如何採取,如何火候,如何堤防,如何溫養,如何沐浴,如何運用,如何降伏,如何移神換鼎脫胎了當——一論之中均備述焉,其最要訣,在念中無念,如雞抱卵,與夫端坐習定為採取,斷續不專為堤防,行止坐臥為火候。
又曰:勤而不遇,必遇至人,遇而不勤,終為下鬼。
此四句君當時時自省為要。
問曰:《修仙辯惑論》外,當看何書?
答曰:《鶴林問道篇》、《玄關顯秘論》、《性命說》、外則《金華宗旨》、《仙佛合宗》、《天仙正理》、《燃犀篇》,推而上之《參同契》、《悟真篇》,大而化之《白注道德經》、《金剛》、《楞嚴》、《圓覺》等經,噫!白祖有言曰:“一言半句便通玄,何用丹書千萬篇。人若不為形所累,眼前即是大羅天。”



 

0
上一个:梅華問答
下一个:管窺編
 
免责声明:
  1、“中国丹道网”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丹道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丹道网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丹道网”,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名:
留言:
表情:
















验证码: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丹道网  
本站是非营利性网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