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道历4716年
全站搜索:

内丹文献

热门推荐

当前位置:首页 > 宋辽金元 > 雜著指玄篇

雜著指玄篇
发布时间:2013-6-14   点击:846
 

  

雜著指玄篇
宋元诸子著
 
卷一
金丹捷徑
葉和叔 
夫金丹者,以內鉛外汞而煉之,非金石草木也。七返九還而成,變化飛升之藥也。紅中而見黃,知白而守黑,此金丹之鉛汞也。華嶽山頭之風,扶桑海底之浪,此金丹之龍虎也。神室之鸞鳳,丹房之雲雨,此金丹之夫婦也。日魂漏天髓,月魄運地脂,此金丹之烏兔也。二氣之迴圈,一元之斡運,此金丹之龜蛇也。文火以溫養,武火以鍛煉,此金丹之火候也。若夫,丹道之沐浴也;坤水坎水,丹道之吹噓也;巽風離風,噫!金丹之妙不傳也。抽添按日月,盈虧象天地,刑德法卯酉,交會並金木。至如水源之清濁,火候之遲速,藥材之老嫩,交媾之終始,胎仙之變化,又不可不知也。知此,則讀群仙珠玉,廓然一悟,恍然釋然,如蕙蘭之正春風,似梧桐之乍秋雨,似松林之夜雪,似竹徑之夕陽,此金丹之味也。澹然如春空之白雲,皎然如秋潭之素月,冥然如嬰兒之未孩,晦然如耆叟之欲耄,此金丹之得處也。金丹如此修煉,藥物如此採取,水火如此運用,丹道如是而交結,如是而成就也。群仙珠玉一帙,古今所未有也。胡胎仙何如人,棄儒拔俗之夫,未委其仙與否也,其命意如此,亦古人也。
金丹論
蓋聞太極未判之先,混淡虛寂,清濁未分,形如雞子。一氣既判,二儀生焉。故清靈之氣浮之為天,濁重之氣降而為地,沖和之氣結而為人,故三才定位,萬物乃生。
古之聖人,仰以觀于天文,俯以察於地理,中敘其人倫。故伏羲始畫八卦,以推窮天地之物象,以明其造化之源流,以乾坤合天地之動靜,以坎離同日月之迴圈,以五臟分為五行,上應五星之運珠,內明五氣之相制,乃知肝藏其魂位,居其東,而有青龍之號。肺藏其魄位,居其西,而有白虎之稱。心藏其神位,居其南,而有朱雀之名。腎藏其精位,居其北,而有玄武之喻。脾藏其志位,居其中,而有土德之尊。故水得其土,則潛其形;火得其土,則隱其明;金得其土,以增其色;木得其土,以溢其潤。於是,龍虎交媾於玉爐,水火既濟于金鼎,飛真精於肘後,運河車於玉京,玄珠降于華池,黃芽長於靈穀,三屍奔逸,六賊逃亡,陽神聚而成仙。金汞結而為寶,始可超凡入聖與天齊年。
僕茲見白先生纂集丹書,以內象造化分別五行,推排八卦,指陳丹灶,明其火候,陰陽升降,龍虎交馳,物象敷陳,畫為圖像,以示好道之流。庶幾一見,而昭著無疑,得以坦途而入。若按圖而行,何惑之有?
修真論
嘗謂大道渺冥,人不易知。是故聖人將奧旨藏於經典,隱於萬物,寓言立像,無非欲度其迷。昔抱樸子言:“水之有源,其流必遠;木之有根,其葉必茂;屋之有基,其柱必正;人之有精,其命必長。”
《九子丹經》曰:“人之可保者,命;可惜者,身;可存者,氣;可重者,精。”太上玄鏡  曰:“純陽上升者,謂之氣;純陰下降者,謂之液;氣液相交於骨髓之間者,謂之髓;氣髓相交於膀胱之外者,謂之精。”心氣在肝,肝精不固,目眩無光;心氣在肺,肺精不實,肌肉瘦弱;心氣在腎,腎精不固,神氣減少;心氣在脾,脾精不堅,齒發浮落。五臟之中,腎為精樞,心為氣館。真精在腎,餘精自還下田;真氣在心,餘氣自歸元府。故人之氣,有八百一十丈,九九八十一純陽之數,過此已往,走失其精,耗散元氣,疾病隨生,死亡隨至。
又廣成子授道于黃帝,指其長生之術曰:“出入不離玄牝,往來只在穀神,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恍恍惚惚,其中有物;知白守黑,可以長生矣。”又觀虛靜先生曰:“大道不遠在身中,物即皆空性不空。性若不空和氣住,氣歸元海壽無窮。欲得身中神不出,莫向靈台留一物,物在心中神不清,耗散其精損筋骨。”
夫道,人則易知而難遇,易遇而難成。余昨訪師友,參問金丹大藥,火候抽添之法。皆不言下手工夫,人不得其蹊徑而入。伏睹海南白先生,所著《修真養命之圖》,設象以明大道之奧。庶幾同志之士,依圖而行之,則誠為捷徑,幸毋忽。
諸歲在淳佑甲辰暑月廖正敬書
卷二
泰素慕真宗,遍遊聖境,參傳正法,願以濟世,為心專一,存三尤以養生為重。蓋謂學仙甚易,而人自難;脫塵不難,而人未易;深可哀哉。古雲:迷雲鎖慧月,業風吹定海。昔年以驛中遇先師紫陽張先生,所簡易之語不過半句,其證驗之效只在片時。知仙之可學,私自生歡喜,及其金液交結,聖胎圓成。泰故作還源篇八十一章,五言四句以授晚學,早悟真筌,莫待老來,鉛虛汞少,急須猛省,尋師訪道,修煉金舟,同成仙果,變化飛升,乃所願望。
 
還源篇
(八十一章以按純陽之數)
一、
鉛汞成真體,陰陽結太元,但知行二八,便可煉金丹。
二、
汞是青龍髓,鉛為白虎脂,掇來歸鼎內,採取要知時。
三、
詫女騎鉛虎,金公跨汞龍,甲庚明正今,煉取一爐紅。
四、
蛇魄撚龍髓,龜魂制虎精,華池神水內,一朵玉芝生。
五、
白雪飛瓊苑,黃芽發玉園,但能知偃月,何處煉紅鉛。
六、
藥材開混噸,火候煉鴻濛,十月胎仙化,方知九轉功。
七、
龍正藏珠處,雞方抱卯時,誰知鉛汞合,正可飲刀圭。
八、
沐浴資坤水,吹噓賴巽風,嬰兒無一事,獨處太微官。
九、 
紫府尋離女,朱陵配坎男,黃婆媒娉處,太極自函三。
十、
乾馬馳金戶,坤牛入木宮,阿誰將姹女,嫁去與金翁?
十一、
姹女方二八,金翁正九三,洞房生瑞氣,歡合產初男。
十二、
昨夜西川岸,蟾光照碧濤,來來歸玉室,鼎內自煎熬。
十三、
離坎非交媾,乾坤自化生,人能明此理,一點落黃庭。
十四、
丹谷生神木,黃庭有太倉,更無饑渴想,一直入仙鄉。
十五、
意馬歸神室,心猿守洞房,精神魂魄意,化作紫金霜。
十六、
一孔三關竅,三關要路頭,忽然輕運動,神水自然流。
十七、
制魄非心制,拘魄豈意拘,惟留神與氣,片晌結玄珠。
十八、 
口訣無多子,修丹在片時,溫溫行火候,十月產嬰兒。
十九、
夫婦初歡合,年深意轉濃,洞房交會處,無日不春風。
二十、
驟雨紙蝴蝶,洪爐玉牡丹,三更紅日赫,六月素霜寒。
二十一、
海底飛金火,山巔運土泉,片時交媾就,玉鼎起青煙。
二十二、
鑿破玄元竅,衝開混沌關,但知烹水火,一任虎龍蟠。
二十三、
娑竭水中火,昆侖山上波,誰能知運用,大意要黃婆。
二十四、
藥取先天氣,火尋太易精,能知藥取火,定裏見丹成。
二十五、
元氣如何服,真精不用移,真精與元氣,此是大丹基。
二十六、
儒家明幻理,釋氏打頑空,不識神仙術,金丹頃刻功。
二十七、
偃月爐中汞,朱砂鼎裏鉛,龜蛇真一氣,所產在先天。
二十八
朔望尋弦晦,抽添象缺圓,不知真造化,何物是真鉛。
二十九、 
氣是形中命,心為性內神,能知神氣穴,即是得仙人。
三十、
未髓烹金鼎,泉流注玉爐,誰將三百日,慢慢著工夫。
三十一、
玉液滋神室,金胎結氣樞,只尋身內藥,不用揣丹書。
三十二、
玉鼎烹鉛液,金爐養汞精,九還為九轉,溫養象周星。
三十三、
火棗元無核,交梨豈有查,終朝元火候,神水灌金花。
三十四、
欲煉先天氣,先幹活水銀,聖胎如結見,破頂見雷鳴。
三十五、
煉氣徒施力,存神枉用工,豈知丹訣妙,鎮日玩真空。
三十六、
氣產非幹腎,神居不在心,氣神難捉摸,化作一團金。
三十七、
一竅名玄牝,中藏氣與神,有誰知此竅,更莫外尋真。
三十八、
脾胃非神室,膀肮乃腎餘,勸君休執泥,此不是丹樞。
三十九、
內景詩千首,中黃酒一樽,逍遙無物累,身外有乾坤。
四十、
鳥兔相煎煮,龜蛇自繞纏,化成丹一粒,溫養作胎仙。
四十一、
萬物皆生死,元神死複生,以神歸氣內,丹道自然成。
四十二、
神氣歸根處,身心複命時,這般真孔竅,料得少人知。
四十三、
身裏有玄牝,心中無垢塵,不知誰解識,一竅內涵真。
四十四、
離坎真龍虎,乾坤正馬牛,人人皆具足,因甚不知修。
四十五、
魂魄為心主,精神以意包,如如行火候,默默運初爻。
四十六、
心下腎上處,肝西肺左中,非腸非胃腑,一氣自流通。
四十七、
妙用非關意,真機不用時,誰能知此竅,且莫任無為。
四十八、
有物非無物,無為合有為,化權歸手內,烏兔結金脂。
四十九、
虎嘯西山上,龍吟北海東,捉來須野戰,寄在艮坤官。
五十、
複姤司明晦,屯蒙直曉昏,舟爐凝白雪,無處覓心猿。
五十一、
黑汞生黃葉,紅鉛綻紫花,更須行火候,鼎裏結丹砂。
五十二、
木液須防兔,金精更忌雞,抽添須沐浴,正是月圓時。
五十三、
萬籟風初起,千山月乍圓,急須行正令,便可運周天。
五十四、
藥材分老嫩,火候用抽添,一粒丹光起,寒蟾射玉簾。
五十五、
蚌腹珠曾剖,雞巢卵易尋,無中生有物,神氣自相侵。
五十六、
神氣非子母,身心豈夫婦,但要合天機,誰識結丹處。
五十七、
丹頭初結處,藥物己凝時,龍虎交相戰,東君總不知。
五十八、
旁門並小法,異術及閑言,金液還丹訣,渾無第二門。
五十九、
貴賤並高下,夫妻與弟兄,修仙如有分,皆可看丹經。
六十、 
屋破修容易,藥枯生不難,但知歸複法,金寶積如山。
六十一、
魂魄成三性,精神會五行,就中分四象,攢簇結胎精。
六十二、
定志求鉛汞,灰心覓土金,方知真一竅,誰測此幽深。
六十三、
造化無根蒂,陰陽有木原,這些真妙處,父子不堪傳。
六十四、
留汞居金鼎,將鉛入玉池,主賓無左右,只要識嬰兒。
六十五、
黃婆雙乳美,丁老片心慈,溫養無他術,無中養就兒。
六十六、
繹闕翔青鳳,丹田養玉蟾,壺中天不夜,白雪落纖纖。
六十七、
琴瑟和諧後,箕裘了當時,不須行火候,又恐損嬰兒。
六十八、
長男才入兌,少女便歸乾,巽官並土位,關鎖自周天。
六十九、
弦後弦前處,月圓月缺時,抽添象刑德,沫浴按盈虧。
七十、
老汞三斤白,真鉛一點紅,奪他天地髓,交媾片時中。
七十一、
火候通玄處,古今誰肯傳,未曾知采藥,且莫問周天。
七十二、
雲散海棠月,春深楊柳風,阿誰知此意,舉目問虛空。
七十三、
人間無物累,天上有仙階,已解乘雲了,相將白鶴來。
七十四、
心田無草穢,性地絕塵飛,夜靜月明處,一聲春鳥啼。
七十五、
白金烹六卦,黑錫過三關,半夜三更裏,金烏入廣寒。
七十六、
舟熟無龍虎,火終休汞鉛,脫胎已神化,更作玉清仙。
七十七、
塞斷黃泉路,衝開紫府門,如何海蟾子,化鶴出泥丸。
七十八、
江海歸何處,山岩屬甚人,金丹成熟後,總是屋中珍。
七十九、
呂承鐘口訣,葛授鄭心傳,總沒閑言語,都來隻汞鉛。
八十、
汞鉛歸一鼎,日月要同爐,進火須防忌,教君結玉酥。
八十一、
采藥並交結,進火與沐浴,及至脫胎時,九九陽數足。
 
卷三
庭經
翠虛真人述
絳宮天子統乾乾,乾龍飛上九華天,天中妙有無極宮,宮中萬卷指玄篇。
篇篇皆露金丹旨,千句萬句會一言,教人只去尋汞鉛,二物采入鼎中煎。
夜來火發昆侖山,山頭火冷月光寒,曲江之上金烏飛,嫦娥既與鬥牛歡。
采之煉之未片餉,一氣渺渺通三關,三關來往氣無窮,一道白脈朝泥丸。
泥丸之上紫金鼎,鼎中一塊紫金團,化為玉漿流入口,香甜清爽遍舌端。
吞之服之入腹內,臟腑暢甚身康安,赤蛇蒼龜交合時,風恬浪靜虎龍蟠。
神水湛湛華池靜,白雪紛紛飛四邊,七寶樓臺十二層,樓前黃花深可觀。
即此可謂鉛汞精,化作精髓盈關源,但去身中尋周天,前弦以後後弦前。
藥物平平氣象足,天地日月交會間,虛空自然百雜碎,嚼破混沌軟如綿。
翻來複去成一錢,遍體玉潤而金堅,赤血換兮白血流,金光滿室森森然。
一池秋水浸明月,一朵金花如紅蓮,此時身中神氣全,不須求道複參禪。
我今知君如此賢,知君有份為神仙,分明指示無多語,默默運用而抽添。
年中采月不用年,月中取日月徙然,日中取時時易日,時中有刻而玄玄,
玄之又玄不可言,元來朔望明晦弦,金翁姹女奪造化,神鬼哭泣驚相喧。
雲收雨散萬籟靜,一粒玄珠種玉田,十月火候聖胎圓,九還七返相迴旋。
初時夾脊關脈開,其次膀胱如火燃,內中兩腎如湯煎,時乎挑動沖心原。
心腎水火自交感,金木間隔誰使然,黃庭一氣居中宮,宰製萬象心掌權。
水源清清如玉鏡,孰使河車如行船,一霎火焰飛燒天,烏魂兔魄成微塵。
如斯默默覓真筌,一條徑路入靈真,分明精裏以氣存,漸漸氣積以生神。
此神乃是天地精,純陽不死為真人,君知如此宜修仙,修仙惟有金丹門。
金丹亦無第二訣,身中一畝為家園,唾涕精津氣血液,七件陰物何取焉。
坎中非腎乃靈根,潭底日紅牝馬奔,七返九還在片餉,一切萬物皆生成。
惟此乾坤真運用,不必兀兀徒無言,無心無念神已昏,安得凝聚成胎仙。
胎仙只是交結成,交結惟在頃刻間,君還知有大腸回,正在冬至幾日前。
又言金精既降時,複以何物複金精,金精只是坤宮藥,坤主西南為川源。
蟾光終日照四川,只此便是藥之根,以時易日刻易時,一滴甘露名靈泉。
吞入心經沖肺腧,落在膀胱而成丹,丹頭不在膀胱結,元在膀胱卻在肝。
肝為木液遇金精,逢土交結成大還,莫言此是有為功,又恐斯為著相言。
始於著相至無相,煉精化氣氣歸根,氣之根本凝成神,方曰無為而通靈。
譬如夫婦交媾時,一點精血結成嬰,彼之以情而感精,尚且嬰兒十月成。
何況宇宙在乎手,身中虎嘯龍吟聲,雖然不見龍之吟,波浪高湧千萬尋。
雖然不見虎之嘯,夜深風聲吼萬林,自乎丹道凝結後,以至火候烹煉足。
及于十月霜飛時,神鬼奔走安敢爭,一年都計十二月,卯酉沐浴誰敢行?
所以十月入神室,金鼎滿滿龍精盈,縛雲捉月之機關,得訣修煉夫何難?
果然縛得雲在山,又解捉住月之魂,點對此語知古人,何慮不把身飛昇。
身之殼兮心之肉,心中自有無價珍,可以生我亦死我,既能饑人亦飽人。
尋真揣路求其原,逍遙快樂無饑寒,似此境象與證驗,總在一日工夫間。
工夫如下譬似閑,藥之不遠采不難,誰知火焰萬丈紅,接殺三屍玉爐寒。
丹田亦能生紫芝,黃庭又以生紅精,紅精一餐永不饑,紫芝一服常童顏。
滿身渾是白乳花,金筋玉骨永不死,不死自此得功成,功成行滿鶴來至,一舉便要登雲端。

陰符髓
夫神仙抱一之道者,上天所佑也,世不可得之,乃太乙含真之元。太乙者,太極、太淵之源,是虛無煉神之道。一者,氣也。人能將太乙真氣,與我真氣相濟,包含太和,久而煉之,乃為大丹。丹者,純陽也。陽者,天道也。故神合道,聚則成形,散則成風,故與道相通。通者,道養氣。養氣者,神保。神,天道也。故曰:"精氣相濟,久而用火。"乃真氣戰退陰魔,是謂純陽煉形。以身為國,以心為君,以精為民。形者,爐也,首者,鼎也。精滿於腦,故用火煉,火者,陽也。息者,風也。以風吹火,煉形神,形神俱妙,故曰"煉形"。煉形者,先須存心於內,真氣沖和,火乃丹陽之氣,純粹之精,運行不絕,升沉往還,周而復始,包含萬類,故乃"丹陽"也。天地者,陰陽之精也,天氣降而複升,地氣升而複降,天之陽晶為日,地之陰晶為月,若得斗柄之機,自然斡動日月,運行而無休息,乃純陽煉神之道。
天樞之上,天元一氣注之;天樞之下,地元一氣注之;天樞之中,陰之與陽,人能混之,上下無窮與天齊年。今之人而不能知者,貪欲忘精,用心失神,勞形散氣,以故冥然而死,故謂五賊之敗也,所謂見之者昌,不見則亡。五賊者,五行之正氣也;天真者,道之元也,長養萬物,生殺機權,造化之本。久而滿於體內,精與天真相濟,天氣降與地,地氣接之而不相離,若能識之故,不死矣。廣成子曰:"吾一萬二千歲,皆因五行正理也。"五行者,五臟也。水得一氣,人腎屬於水,人未生之前,以道為本。但人命門,上應北方太乙之源,造化之根,次生左腎,此中生曰"脈","脈"湧騰朝元,下至巽坤,中有元基,聚四時之氣,入于中宮,並而朝於頂上,故施行於天。頭圓象天,足方象地,中理五行之正氣也,聚入絳宮,散而達於筋骨,上下而複湧泉,混合萬神,故乃青陽至首,群陰皆散。更用天之五行正氣,內降五行,共處入鼎,修煉成丹,故不死矣。
天以鬥為機,人以心為機,天機運於陰陽,人機則成大道。大道者,無為也。無為性不亂,性不亂,則神不移;神不移,則精不散;精不散,則氣不蕩;氣不蕩,則精火相隨,精火不散,萬神聚於神鄉,在於昆侖之內,朝於頂上,始得一氣之造化也。故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一者,天地之根,陰陽之本,萬物賴此以生成,千靈資之以舒慘。至於高天厚地,洞府神仙,玄象靈宮,神真聖像,未有一物不同元氣而生者也。
夫未生之時,先受天氣,故為人性,然後二氣相合,故乃成形。人能澄心,如天不動,故同天地。人心者機,本也。人能存其心,守其神,以心為性,以氣為命,而不能行者,氣絕命亡,皆因亂性散神。天道者,清氣也,人受一氣,體養萬神,純陽之理,故謂天之道。殺機者,造化也。龍者,氣也。蛇者,火也。若運精氣,上下往來,奪天地造化,故曰機也。若去五欲,動于機權,如天之作人,腎中青陽之真,為之龜蛇,上通天元之氣呼吸,而上下相應,起而離陸地也。廣成子曰:"臍下一寸三分氣海,中有真精一合,內有二經,左曰,丹陽經,右曰,靈陽經,二經上通於腦,其中有府,名曰,靈陽府,府中有二穴,左曰,太極穴,右曰,沖虛穴,上通天氣,下至海元,故曰呼吸。"天氣下降而養真精,上者為龍,青陽之本;下者為蛇,則元氣始也;二氣相交而成大藥,久煉成丹,故不死矣。久煉神趨物外,故曰"起陸"。人發殺機,守于陽神,陰陽升降。天以冬夏二至,人以一呼一吸,呼則至於根,吸則至於蒂,一吸天氣下降,一呼地氣上騰。我以真氣運下元,地氣上於天,故曰天地返覆。天性不可亂,神氣不可移,能與精氣交,而生萬神,若天地安和,而長萬物。聖人內默聰明,外屏嗜欲,靜居太始之先,未始有巧拙之辯。
三要者,玄牝、玉戶、金關。上通於天,下通於地,切勿眼觀心動,耳聽神移,口談氣散,故三要動之神散也。但人心中有二竅,左曰玄,右曰牝,下入氣海,上通泥丸,此真相通玉戶,金關夾脊相湊,過三關而朝北極,陽穴動而養真。廣成子曰:"木去火則不灰,人去性則不死。"火出,神散;神散,氣離,;氣離,身亡。國有奸,久而破身;有邪,久而死,去奸則寧,去邪則安,天地盜太虛,人蟲盜天地。蠑虰者,人腹之蟲,爍我魂魄,亡我神氣,散我精血,若能還陰陽造化之機,勿能害耳。聖人以機籌運,法造化之機,如是修煉。天界,天以一氣,長養萬物,人受一氣,而生萬神,散一氣以盜而死。古聖人,食天氣自有時,自調百脈;暢飲太和真氣,注想身田;即得五臟清涼,六腑調泰,關節元氣精神安也。廣成子曰:"氣之柔弱,穿筋骨,安精神,皆使關節通流,豈不理乎!"神機內用,千變萬化,天運機而養萬物,人運機而化不窮,人知外象有吉凶之兆,即壽而應;而不知自己有神,乃為神仙,所為神也。日月者,陰陽之至晶也,周遊八極,寒暑相推,克天地之意,定于日月,周遊之道也。日出月入在於數,中數者,一也,一者,氣也。聖人得之,通天地陰陽地理,固氣養神,不失于道,萬變始也。君子可以固窮,下士聞笑而輕命。三返在於三元,天元真氣居首,靈元真氣居中,本元真氣居下。精者,師也;心者,王也;身者,形也;三陽循於內,久而神自朝元,故不死矣。以天道而化下方,萬物受道所生,自然而然,乃大恩生。不以色欲縱其心,安其心而保其氣,造化自恩生也。剪其欲,正其心,定其氣,守神抱一,至靜而日新,必達於源。至於神,陰陽之本也,目不視色,神不移神,不移其氣,內藏至樂,天真終無所擾。廣成子曰:"禽者,南方之鳥也,人能致伏真精,力久如禽飛騰太虛,不過以氣而作。"飛仙損有餘而補不足,有餘者,心不足者,精有餘不能損,則其不足不能補,補不足者,是害也。節欲潛形,物束無味,有恩存焉,害中恩也。天地之理,聖人之機,至道之苗,萬物之本,陰陽之宗,故造化無窮。聖人于至道之精,我之有也,道之勃然,萬物自物,我哲耳,陰陽非勝我之用,勝之者,我神、我靈,而陰陽同勝天地者,二氣結而萬物皆同也。哲同神氣,聖人也,而異於人,故作神仙矣。 
內三要(出黃帝陰符經) 
第一要者,頭太淵也,天谷神所居之位是也。上應玄都,萬神會集之鄉,人能開此谷神自居,真息自定,饑渴自除矣。
第二要者,心絳宮也,人能虛心凝神,得神氣俱定,息不往來,謂之大定矣。夫神者,天地之元,性命之本,日月之祖,龍虎之首,陰陽之根。每一息動四至,太上言:"二十四動,為一刀,二百四十動,為一圭。"故聖人謂之"刀圭"。
第三要者,在兩腎之間,水火之際,謂之地戶;此關有神,謂之桃康,上通九天,下通湧泉,真氣聚散,皆從此關,故聖人言:"天門常開,地戶永閉。"人能會此,三要神氣,自然交結。
(陰符經曰:九竅之邪,在此三要,正此意也) 
外三要
外三要者,玄牝之門也,口通五臟,出者重濁之氣,屬陰。一切百谷諸味,皆地之精,從口而入,與地相接,謂之地根。
鼻通六腑,出者輕清之氣,屬陽,接其天,此乃天根。太上言:"玄牝之門,是為天根。"鼻有兩竅,口有一竅,共三竅,此是神氣往來之門,陽神為玄,陰息為牝,此門中有天魂地魄,與我神氣混而為一,故強名曰:"玄牝"二物也。
 
雜著指玄篇卷四
修仙辯惑論
海南白玉蟾,自幼事陳泥丸,忽已九年。偶一日,在乎岩阿松陰之下,風清月明,夜靜煙寒,因思生死事大,無常迅速,遂稽首再拜而問曰:“玉蟾事師未久,自揣福薄緣淺,敢問今生有分可仙乎?”
    陳泥丸雲:“人人皆可,況於汝乎?”
    玉蟾曰:“不避尊嚴之責,輒伸僭易之問,修仙有幾門?煉丹有幾法?愚見如玉石之未分,願得一言點化。”
    陳泥丸雲:“爾來,吾語汝。
    修仙有三等,煉丹有三成。夫天仙之道,能變化飛升也,上士可以學之,以身為鉛,以心為汞,以定為水,以慧為火,在片餉之間可以凝結,十月成胎,此乃上品煉丹之法,本無卦爻,亦無斤兩,其法簡易,故以心傳之,甚易成也。夫水仙之道,能出入隱顯也,中士可以學之,以氣為鉛,以神為汞,以午為火,以子為水,在百日之間可以混合,三年成象,此乃中品煉丹之法,雖有卦爻,卻無斤兩,其法要妙,故以口傳之,必可成也。夫地仙之道,能留形住世,庶士可以學之,以精為鉛,以血為汞,以腎為水,以心為火,在一年之間可以融結,九年成功,此乃下品煉丹之法,既有卦爻,又有斤兩,其法繁難,故以文字傳之,恐難成也。上品丹法,以精神魂魄意為藥材,以行住坐臥為火候,以清靜自然為運用。中品丹法,以肝心脾肺腎為藥材,以年月日時為火侯,以抱元守一為運用;下品丹法,以精血髓氣液為藥材,以閉咽搐摩為火候,以存想升降為運用。大抵妙處不在乎按圖索駿也,若泥象執文之士,空自傲慢至老無成矣。”
    玉瞻曰:“讀丹經許多年,如在荊棘中行,今日塵淨鑒明,雲開月皎,總萬法而歸一,包萬幻以歸真,但未知正在于何處下手用功也?”
    陳泥丸雲:“善哉!問也。夫煉丹之要,以身為壇爐鼎灶;以心為神室;以端坐習定為採取;以操持照顧為行火;以作止為進退;以斷續不專為堤防;以運用為抽添;以真氣薰蒸為沐浴;以息念為養火;以制伏身心為野戰;以凝神聚氣為守城;以忘機絕慮為生殺;以念頭動處為玄牝;以打成一塊為交結;以歸根複命為丹成;以移神為換鼎;以身外有身為脫胎;以返本還源為真空;以打破虛空為了當,故能聚而成形,散則成氣,去來無礙,逍遙自然矣。”
    玉蟾問曰:“勤而不遇,必遇至人;遇而不勤,終為下鬼。若此修丹之法有何證驗?”
    陳泥九雲:“初修丹時,神清氣爽,身心和暢,宿疾普消,更無夢昧,百日不食,飲酒不醉,到此地位,赤血換為白血,陰氣煉成陽氣,身如火熱,行步如飛,口中可以幹水,吹氣可以煮肉,對境無心,如如不動,役使鬼神,呼召雷雨,耳聞九天,目視萬里,遍體純陽,金筋玉骨,陽神現形,出入自然,此乃長生不死之道畢矣。但恐世人執著藥物、火候之說,以為有形有為,而不能頓悟也。夫豈知混沌未分以前,烏有年月日時?父母未生以前,烏有精血氣液?道本無形,喻之為龍虎;道本無名,比之為鉛汞,若是學天仙之人,須是形神俱妙,與道之合真可也。豈可被陰陽束縛在五行之中?要當跳出天地之外,方可名為得道之士矣。或者疑曰:此法與禪學稍同,殊不知終日談演問答乃是幹慧,長年枯兀昏沉乃是頑空。然天仙之學,如水精盤中之珠,轉漉漉地,活潑潑地,自然圓陀陀光爍爍。所謂天仙者,此乃金仙也,夫此不可言傳之妙也。人誰知之?人誰行之?人若曉得金剛、圓覺二經,則金丹之義自明,何必分別老釋之異同哉?天下無二道,聖人無兩心,何況人人具足,個個圓成,【正】所謂處處綠楊堪系馬,家家門閫透長安,但取其捷徑雲爾。”
    玉蟾曰:“天下學仙者紛紛然,良由學而不遇,遇而不行,行而不勤,乃至老來甘心赴死於九泉之下,豈不悲哉!今將師傳口訣,鋟木以傳於世,惟此洩露天機甚矣,得無譴乎?”
    泥九雲:“吾將點化天下神仙,苟獲罪者,天其不天乎。經雲“我命在我不在於天”何譴之有?”
    玉蟾曰:“師祖張平叔三傳非人,三遭禍患,何也?”
    泥九雲:“彼一時自無眼力,又況運心不普乎!噫!師在天涯,弟子在海角,何況塵勞中識人為甚難!今但刊此,散行天下,使修仙之士可以尋文揣義,妙理昭然,是乃天授矣,何必乎筆舌以傳之哉?但能凝然靜定,念中無念,工夫純粹,打成—片,終日默默如雞抱卵,則神歸氣複,自然見玄關一竅,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則是採取先天一氣以為金丹之母,勤而行之,指日可與鐘呂並駕矣。此乃己試之效,念學仙者無所指南,謹集問答之要,名之曰:《修仙辯惑論》雲。” 
穀神不死論
    谷者,天穀也;神者,一身之元神也。天之穀,含造化,容虛空;地之谷,容萬物,載山川。人與天地同所稟也,亦有穀焉。其谷藏真一,宅元神。是以頭有九宮,上應九天,中間一宮,謂之“泥丸”,亦曰“黃庭”,又名“昆侖”,又名“天穀”,其名頗多,乃元神所住之宮。其空如穀,而神居之,故謂之穀神。神存則生,神去則死,日則接於物,夜則接於夢,神不能安其居也。黃糧未熟,南柯未寤,一生之榮辱富貴,百歲之悲憂悅樂,備嘗於一夢之間,使其去而不還,遊而不遠,則生死路隔,幽明之途絕矣。由是觀之,人不能自生而神生之,人不能自死而神死之,若神居其穀而不死,人安得而死乎?然谷神所以不死者,由玄牝也,元者,陽也,天也。牝者,陰也,地也。然則玄牝二氣,各有深旨,非遇至人授以口訣,不可得而知也。
    《黃帝內經》曰:“天穀元神,守之自真。”言人身中,上有天穀、泥丸,藏神之府也;中有應穀、絳官,藏氣之府也;下有靈谷、關元,藏精之府也。天谷,元宮也,乃元神之室,靈性之所存,是神之要也。聖人則天地之要,知變化之源,神守于元宮,氣騰於牝府,神氣交感,自然成其,與道為一,而入於不死不生,故曰:“穀神不死,是謂玄牝。”也。聖人運用于玄牝之內,造化於恍惚之中,當其玄牝之氣,入乎其根,閉極則失于急,任之則失於蕩,欲其綿綿續續,勿令間斷耳。若存者,順其自然而存之,神久自寧,息久自定,性入自然無為妙用,未嘗至於勤勞迫切,故曰用之不勤,即此而現,則玄牝為上下二源,炁母升降之正道明矣。世人不窮其根,不究其源,便以鼻為玄,以口為牝,若以鼻口為玄牝,則玄牝之門又將何以名之?此皆不能造其妙,非大聖人,安能窮究是理哉?
陰陽升降論
 
夫以乾道輕清而在上,地以坤道重濁而在下,元氣則運行乎中而不息。在上者以陽為用,故冬至後一陽之氣自地而升,積一百八十日而至天,陽極而陰生;在下者以陰為用,積一百八十日而至地,陰極而陽生,一升一降,往來無窮。人受沖和之氣,以生於天地之間,與天地初無二體。天地之氣,一年一周;人身之氣,一日一周,自子至己,陽升之時,故以子時為日中之冬至,在易為複;自午至亥,陰降之時,故以午時為日中之夏至,在易為姤。陰極陽生,陽極陰生,晝夜往來,亦猶天地之升降。人能效天地橐籥之用,沖虛湛寂,一氣周流於百骸,開則氣出,闔則氣入,氣出則如地氣之上升,氣入則如天氣之下降,自可與天地齊其長久。若也奔驟乎紛華之域,馳騁乎是非之場,則真氣耗散而不為吾之有矣,不若虛靜守中以養也。中者,天地玄牝之氣會聚之處也,人能一意守之而不散,則真精自朝,元炁自聚,穀神自接,三屍自去,九蟲自滅,此乃長生久視之道也。以是知真息元氣,乃人身性命之根,深根固蒂,乃長生久視之道。人之有生,稟大道一元之氣,在母胞系,與母同呼吸,及乎降誕之後,剪去臍蒂,一點元陽棲于丹田之中,其息出入,通於天門與天相接,上入泥丸會於元神,下入丹田通於元氣。莊子雲:“眾人之氣為喉,聖人之息為踵,”踵也者,深根固蒂之道。人能屏去諸念,真息自定,身入無形,與道為一,在世長年。由是觀之,道之在身,豈不尊乎?豈不貴乎?
丹房法語
(白先生與胡胎仙)
 
    呂先生鶴頸龜腮,適有鐘離之會;石居士鹿鼻鼠耳,偶逢平叔之來。歎夤緣時節之難,豈名利是非之比?金丹大藥,古人以萬劫一傳;玉笥靈篇,學者之十迷九昧。月裏烏,日裏兔,顛倒坎離;水中虎,火中龍,運用複垢。采先天一氣,作鉛中之髓;奪星象萬化,為汞裏之精。惟弦前弦後之時,乃望缺望圓之際。知之者,癸生須急采;昧之者,望遠不堪嘗。精半斤,氣半斤,總在西南之位;砂一兩,藥一兩,實居東北之鄉。收金精木液歸於黃庭,煉白雪黃芽結成紫粉。《悟真篇》所謂華池、神水,《知命論》又言地魄、天魂。采之煉之,結矣,成矣。如夫婦最初一點,十月成胎;似君臣共會萬機,百官列職。遇日中冬至,則野戰;退時中夏至,則守城,都來片餉工夫,要在一日證驗。九三二八,算來隻在姹女金翁;七六十三,窮得無過黃婆丁老。更不用看丹經萬卷也,只消得口訣一言。子之來意甚勤,知汝積年求慕,非夙生有此豐骨,豈一旦用是身心?自采藥以至結胎,從行火而及脫體,包括抽添之妙,形容沐浴之機,無金木間隔之憂,有水土同鄉之慶,但須溫養,都沒艱辛。十二時中只一時,三百日內在半日,丹田有物,行性坐臥以無憂;紫府書名,生死輪回而不累。了然快樂,自此清閒。這工夫向鬧裏也堪行,論玄妙只頃中都交結。聚而不散,煉之尤堅,朱砂鼎、偃月爐,何難尋之有?守一壇,中央釜,惟自己而求。宜識陰陽,要知玄牝,龍精滿鼎遣金童下十二層樓,鳳髓盈壺令玉女報三千世界,此時丹熟更須慈母惜嬰兒,不日雲飛,方見真人朝上帝。
 
雜著指玄篇卷五
金丹四百字(並敘)
紫陽張真人
七返九還金液大丹者,七乃火數,九乃金數,以火煉金,返本還源,謂之金丹也。
    以身心分上下兩弦,以神氣別冬夏二至,以形神契坎離二卦,以東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意之土,是為攢簇五行。以含眼光、凝耳韻、調鼻息、緘舌氣,是為和合四象。以眼不視而魂在肝,耳不聞而精在腎,舌不聲而神在心,鼻不香而魄在肺,四肢不動而意在脾,故名曰“五氣朝元”。以精化為氣,以氣化為神,以神化為虛,故名曰“三花聚頂”。以魂在肝而不從眼漏,魄在肺而不從鼻漏,神在心而不從口漏,精在腎而不從耳漏,意在脾不從四肢孔竅漏,故曰“無漏”。精神魂魄意相與混融,化為一氣,不可見聞,亦無名狀,故曰“虛無”。煉精者,煉元精,非淫佚所感之精;煉氣者,煉元氣,非口鼻呼吸之氣;煉神者,煉元神,非心意念慮之神。故此神氣精者,與天地同其根,與萬物同其體,得之則生,失之則死。以陽火煉之則化成陽氣,以陰符養之則化成金精,故曰:“見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見。”身者,心之宅;心者,身之主。心之倡狂如龍,身之獰惡如虎,身中有一點真陽之氣,心中有一點真陰之精,故曰“二物”。心屬乾,身屬坤,故曰“乾坤、鼎器”。陽氣屬離,陰精屬坎,故曰“烏兔、藥物”。抱一守中,煉元養素,故曰:“采先天混元之氣,朝屯暮蒙,晝午夜子,”故曰“行周天之火候。”木液旺在卯,金精旺在酉,故當“沐浴”。震男飲西酒,兌女攀北花,巽風吹起六陽,坤土藏蓄七數,故當“抽添”。
    夫采藥之初也,動乾坤之槖籥,取離坎之刀圭。初時如雲滿千山,次則如月涵萬水,自然如龜蛇之交合,馬牛之步驟。殊不知龍爭魂,虎爭魄,烏戰精,兔戰神,恍惚之中見真鉛,杳冥之內有真汞,以黃婆媒合守在中宮。鉛見火則飛,汞見火則走,遂以無為油和之,複以無名璞鎮之,鉛歸坤宮,汞歸乾位,真土混合,含光默默。火數盛則燥,水銖多則濫。火之燥,水之濫,不可不調勻,故有斤兩法度。修煉至此,泥丸風生,絳宮月明,丹田火熾,谷海波澄,夾脊如車輪,四肢如山石,毛竅如浴之方起,骨脈如睡之正酣,精神如夫婦歡合,魂魄如母子留戀,此乃真境界也,非譬喻也。以法度煉之,則聚而不散;以斤兩煉之,則結而愈堅。魂藏魄滅,精結神凝,一意沖和,肌膚爽透,隨日隨時,漸凝漸聚,無質生質,結成聖胎。
    夫一年有十二月也,一月三十日也,一日百刻也。一月總計三千刻,十月總計三萬刻,行往坐臥,綿綿若存,胎氣既凝,嬰兒顯相,玄珠成象,太乙含真。故此三萬刻之中,可以奪天上三萬年之數,何也?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節候,所以三萬刻可以奪三萬年之數也。故一年十二月,總有三萬六千之數,雖愚暗小人行之,立躋聖地,奈何百姓日用而不知也!元精喪也,元氣竭也,元神雜也,是以三萬刻,刻刻要調和,如有一刻差違,則藥材消耗,火候虧缺,故曰:“毫髮差殊不作丹。”也。是宜刻刻用事,用之不勞,真氣凝結,元神廣大。內則一年煉三萬刻之丹,外則一身奪三萬年之數,大則一日結一萬三千五百息之胎,小則十二時行八萬四千里之氣,故曰:“奪天地一點之陽,采日月二輪之氣,行真水於鉛爐,運真火於汞鼎。”以鉛見汞,名曰“華池”;以汞入鉛,名曰“神水”。不可執于無為,不可行於有作,不可泥於存想,不可著於持守,不可枯坐灰心,不可盲修瞎煉,惟恐不識藥材出處,又恐不知火候法度,要須知夫身中一竅,名曰“玄牝”。此竅者,非心、非腎、非口鼻也,非脾胃也,非穀道也,非膀胱也,非丹田也,非泥丸也。能知此之一竅,則冬至在此矣,藥物在此矣,火候亦在此矣,沐浴在此矣,結胎在此矣,脫體亦在此矣。夫此一竅亦無邊傍,更無內外,乃神氣之根,虛無之穀,在身中而求不可求於他也。此之一竅,不可以私意揣度,是必心傳口授,苟或不耳,皆妄為矣。
    今作此金丹四百字,包含造化之根基,貫穿陰陽之骨髓,使煉丹之士尋流而知源,舍妄以從真,不至乎忘本逐未也。
夫金丹於無中生有,養就嬰兒,豈可泥文執象,而溺於旁蹊曲徑?然金丹之生於無也,又不可為頑空,當知此空乃是真空,無中不無乃真虛無。今因馬自然去,講此數語,汝其味之。
        【真土擒真鉛,真鉛制真汞,鉛汞歸真土,身心寂不動。】
    真土者,身中之土也;鉛汞者,身中之水火也。以土克水,則鉛可擒矣;以水克火,則汞可制矣。鉛水、汞火皆為真土之擒制者,何哉?蓋緣身心俱合,寂然不動而後,土、水、木三者可以混融為一,此乃是采藥物歸爐鼎之內也。
        【虛無生白雪,寂靜發黃芽,玉爐火溫溫,鼎上飛紫霞。】
   白雪須要虛空而生,以其無中生有;黃芽須待火養而生,以其火能生土。正如天地之間,當子醜之月,陽氣未萌,是物泯於無也,則白雪自天而下。及寅卯之月,陽氣漸盛,是靜中有動也,則黃芽自地而出矣。白雪、黃芽既見發生,則玉爐之火,但要溫養,自然鼎上紫霞騰空而飛,若火大武則沖散矣。
        【華池蓮花開,神水金波靜,夜深月正明,天地一輪鏡。】 
    華者,花也;花,猶火也。神者,心也;心,屬火也。金丹之要,在乎神水華池,即是水火既濟之理。水中有波瑩然潔靜,則火裏生蓮,自然開花矣、若則夜半子時,一陽初動,其月正明,透體金光,照見天地之間如一輪之明鏡。
        【朱砂煉陽氣,水銀烹金精,金精與陽氣,朱砂而水銀。】
    陽氣者。身中一點真陽之氣;金精者,心中一點真陰之精。以陽火煉之,則如朱砂;以陰符養之,則如水銀,朱砂、水銀,乃外物也。以外藥而比內丹,神仙不得已而語矣。
        【日魂玉免脂,月魄金烏髓,掇來歸鼎中,化作一泓水。】
    魂主木,木能生火,故神者魂藏之;魄主金,金能生水,故精者魄藏之。苟能吸風以養神,吸氣以養精,精神混合調和於鼎內,則化為一泓水。
        【藥物生玄竅,火候發陽爐,龍虎交會時,寶鼎產玄珠。】
    藥物者,烏肝、兔髓、紅汞、黑鉛也,皆生於玄竅之中。若能奪三昧之火,發陽爐之內,則龍虎交會,煉金木,生黃芽,而後產一粒之玄珠。
        【此竅非凡物,乾坤共合成,名為神氣穴,內有坎離精。】
    玄牝之竅,【非】凡間物。未有此身,先有此竅,不在上,不在下,不在中間,所謂先天一竅是也。方其生身之初,乾父之精,坤母之血,相共合成,乃神氣之穴,而藏水火之精。
        【木汞一點紅,金鉛三斤黑,鉛汞結成砂,耿耿紫金色。】
    紅者,汞色紅。為一點黑者,鉛也。色黑重三斤,金中之鉛,木中之汞,兩者凝結便成丹頭,更加九轉火候,則其色如紫金。
        【家園景物麗,風雨正春深,犁鋤不費力,大地皆黃金。】
    家園者,身中之真土也;景物者,身中之藥物也。迨夫一陽來複之後,有風以吹之,有雨以潤之,及至三陽交泰之時,雖犁鋤不廢其力,而大地皆黃芽自土中而迸出也。以黃金言之,取其黃芽之色如金也。
        【真鉛生於坎,其用在離宮,以黑而變紅,一鼎雲氣濃。】
        【真汞產於離,其用卻在坎,姹女過南園,手執玉橄欖。】
    真鉛者,北精之水而上升于離宮;真汞者,南神之火而下降於坎戶。鉛之與汞合而為一,近觀則有紅黑色;遠看則如玉橄欖;姹女過南園而乘龍;嬰兒往北地而騎虎,龍蟠金鼎,虎繞丹田,雲從龍,風從虎,其一鼎之內藹然,雲氣之薰蒸矣。
        【震兌非東西,坎離不南北,斗柄運周天,要人會攢簇。】
    震兌坎離,非凡間之東西南北,乃天地之卦氣也。正如斗柄之指月,建一日一周天,身中之起火符,頃刻一周天。若不能攢簇五行,則何以同斗柄之運轉? 
        【火候不用時,冬至不在子,及其沐浴法,卯酉時虛比。】
    大凡火候非子時,冬至午時夏至也。及其沐浴非卯時春分,酉時秋分也。人之一身才起火,周天自有抽添沐浴,非可拘泥於四時也。
        【烏肝與兔髓,擒來歸一處,一粒複一粒,從微而至著。】 
    烏肝者,日魂也;兔髓者,月魄也。擒制為一處,而以火煉之,日生一粒如黍米大,自微至著,積煉而成兩,三十日重三十八銖四,三百日重三百八十四銖,方圓一寸,而重一斤矣。
        【混沌包虛空,虛空括三界,及尋其根源,一粒如黍大。】 
    夫混沌者,陰陽交媾也,乃是攢簇五行,合和四象。則量同虛空,而虛空可包矣;神遊三界,而三界可括矣。推究其根元之所在,則起于玄牝之門,大如一粒之黍。
        【天地交真液,日月含真精,會得坎離基,三界歸一身。】
    心液下降,腎液上升,則天地交真液矣;魂是烏之精,魄是兔之髓,則日月含真精矣。若人曉得坎離交媾之基,則天門開,地戶閉,日照昆侖,月生滄海,而三界在吾一身矣。
        【龍從東海來,虎向西山起,兩獸戰一場,化作天地髓。】
    震為青龍來從東海,兌為白虎起向西山,若使龍吟雲起而下降,虎嘯風生而上升,二獸相逢交戰于黃屋之前,則風雲慶會,自混合為一塊髓矣。
        【金花開汞葉,玉蒂長鉛枝,坎離不曾閑,乾坤今幾時。】
    金花者,金精也,上有金花能開汞葉;玉蒂者,玉液也,下有玉蒂能長鉛枝。人能使坎離之運用不至閒散,則一刻之工夫,可奪天地一年之數,能要幾多時候?
        【沐浴防危險,抽添自謹持,都來三萬刻,差失恐毫釐。】 
    沐浴,乃超脫之法。七層寶塔,三級紅樓,自下而升,要防危險。抽添,乃朝元之法。陽起子初,陰生午後,若不謹持,終須有失。夫一日百刻也,一月三千刻,刻刻用事,用之不勞,則十月三萬刻可奪三萬之數,若毫髮差殊,不作丹矣。
        【夫婦交會時,洞房雲雨作,一載生個兒,個個會騎鶴。】
    坎宮嬰兒,離宮姹女,若得黃婆媒合而結為夫婦,洞房交接,雨散雲收,便成聖胎,及至一載生兒,便跨鶴自泥丸宮出矣。夫十個月懷胎,兩個月沐浴,共成一載矣。子注《金丹四百字》,後口占律詩五首,按金木水火土四首言命,基末一首言性,基性是命之體,命是性之用,蓋取其四象五行全籍土也。所謂鼎器藥物,符火法度,抽添沐浴,結胎脫體,皆在其中矣。用陳瑕類句,尚賴琢磨工,是予有望于先達者也,再序。
一、
人身何物是金丹,恍惚真陽向內觀,天上風吹清浪沸,地中雷起紫雲蟠。
玉爐夜夜烹鉛伏,金鼎時時制汞幹,息火不差七百二,泥丸霹靂覺生寒。
二、
鵲橋有路透玄關,立鼎安爐自不艱,四象合和憑籍土,三花會聚返還山。
子初運入昆侖去,午後周流滄海間,更待玉壺點化後,頂門迸出換仙顏。
三、
要識五行顛倒巔,龍居山下虎居田,巽宮吹起乾天火,離位開通坤地泉。
複姤抽添宜謹慎,屯蒙沐浴要孜專,若能識得生身處,十月胎完出世仙。
四、
得道來來未有年,玄關上面打秋千,金烏偏好山頭宿,玉兔常居海底眠。
一氣薰蒸從北起,三軍搬運向東邊,吾非漏泄天機事,切恐迷人愛亂宣。
五、
曹溪教外別流傳,悟者何拘後與先,性地混融成一片,心珠圓明照三田。
釋迦寂滅非真死,達麽西歸亦是仙,但願世人明此理,同超彼岸不須船。
 
雜著指玄篇卷六
謝張紫陽書
白玉蟾
 
某稽首,百拜上覆。
    祖師天臺悟真先生,紫陽真人張君,門下即日伏以,入春風雨萬象,翠寒恭惟,水草穀神,天丁左右,龍精溢體,火候沖寂,滿室金花,歸根複命。嘗聞天下無二道,聖人無兩心,道之大,不可得而形容,若形容此道,則空寂虛無,妙湛淵默也。心之廣,不可得而比喻,若比喻此心,則清靜靈明,沖和溫粹也。會萬化而歸一道,則天下皆自化,而外物皆自如也。會百為而歸一心,則聖人自無為,而百為自無著也。推此心而與道合,此心即道也;體此道而與心會,此道即心也。道融於心,心融於道也。心外無別道,道外無別物也。所以天地本未嘗乾坤,而萬物自乾坤耳;日月本未嘗離坎,而萬物自離坎耳。
    緬惟我道祖太上老君,曉天下以此道,明聖人以此心。此道之在天下,不容以物,物不容以化化,故凡物物化化之理,在天下而不在此道也,此道如如也,以此心而會此道,可也。此心之在聖人,不容以知知,不容以識識,之理在聖人,而不在此心也,此心如如也,以此道而會之此心,可也。道此道以脈此心,心此心而髓此道,吾亦不知孰為道,孰為心也。但見恍恍惚惚,杳杳冥冥,似物非物,似象非象。以耳聽之則眼聞,以眼視之則耳見,吾恐此而名之曰陰陽之髓、混沌之精、虛空之根、太極之蒂也。前輩不知,強名曰“道”。以今觀之虹喚,虹,作惚蝀也,玉,指玉作碔砆也。此而非金鼎乎?今夫知金丹之妙也。夫何用泥象之安爐?著相而造鼎?謂如黃芽、白雪非可見之,黃芽、白雪、神水、華池非可用之。神水華池喻之為鉛精汞髓,比之為金精木液。何處烹偃月之爐?何處煉朱砂之鼎?知此則曰日烏月兔也、天馬地牛也。乾坤本無離坎之用,離坎亦無乾坤之體,紅鉛黑汞非龍虎交媾之物乎,白金黑錫非龜蛇交合之象乎,二八九三皆陰陽之異義,斤銖兩數乃混沌之餘事,要之配合而調和,抽添而運用,故此藥物非金石草木之料,此火候非年月日時之數。父母未生以前,僅有無窮活路;身心不動以後,複有無極真機。
    昨以夙緣針芥,枯骨更生,久侍師傍,幸沾法乳。謂夫修煉金丹之旨,采藥物於不動之中,行火候于無為之內,以神氣之所沐浴,以形神之所配匹,然後知心中自有無限藥材,身中自有無限火符,如是而悟之謂“丹”,如是而修之謂“道”。鑿石以求玉,陶沙以取金,煉形以養神,明心以合道,皆一意也。所謂鉛中取水,銀砂中取汞之旨也。依而行之夫歡婦合,以此理而質之儒書,則一也;以此理而質之佛典,則一也,所以天下無二道也。天之道既無二理,而聖人之心豈兩用耶?形中以神為君,神乃形之命也;神中以性為極,性乃神之命也。自形中之神,以合神中之性,此謂之歸根複命也。斯道甚明矣,此心不惑矣。如七返九還之秘,世所不傳。夫七返九還者,乃返本還源之義也。七竅九數者,皆陽數也。人但能心中無心,念中無念,純清絕點謂之純陽。當此之時,三屍消滅,六賊乞降,身外有身猶未奇,特虛空粉碎方露全身也。流俗淺識,末學凡夫,豈知元始天尊與天仙地仙,日日采藥用而不停,藥物愈采而無窮也。又豈知山河大地與蠢動含靈,時時行火候而無暫停,火候愈行而不歇也。只此火候與藥物,順之則凡,逆之則聖。古語有雲:“五行顛倒,大地七寶。五行順行,法界火坑。”此義也。
    先師泥丸先生,翠虛真人,出於祖師毗陵和尚薛君之門,而毗陵一線,實自祖師杏林先生石君所傳也,石君承襲紫陽祖師之道。以今日單傳而觀,則曩者天臺。一夜西華之夢,無非後世蒙福,萬靈幸甚耶。頃年泥丸師挈至霍童洞天,焚香端拜杏林祖,毗陵祖,極荷呼喚,撫身持耳,以還愈增守雌抱一之意。昨到武夷,見馬自然口述諄諭,出示寶翰凡四百言,字字藥石,仰認愛育,甘露灑心,毛骨豁然。比因妙道昭著,久居支提,茲來渠以嬰兒離母之故,欲到青城山省覲,偶緣道過石燕洞,遂發一念附此尺書,但述金丹大藥之體,如此至於蕉花春風之機,梧枝秋雨之秘,碧潭之夜月,青山之暮雲,以此深妙莫敢顯露也,以有天機之故,祖師一點頭否?杏林、毗陵、泥丸三師,想參鶴翼,自愧仙凡路隔,何日溫養事畢?飛神禦氣,參陪飛鳥之下,以備呼鸞喚鶴之役。臨紙不勝依戀,涕落筆端,恍失所措,敢乞泛紫筏、駕丹梯,儲積金砂,垂手群蠢不備。
        謝仙師寄書詞
   夫金丹者,采二八兩之藥,結三百日之胎,心上工夫,不在吞津咽氣,先天造化,要須聚氣凝神。若要行持,須憑口訣,至簡至易。非色非空,無中養就嬰兒,陰內煉成陽氣,使金公生擒活虎,令姹女獨駕赤龍。乾夫坤婦,而媒假黃婆;離女坎男,而結成赤子。一爐火焰煉虛空,化作微塵。萬頃冰壺照世界,大如黍米。神歸四大,即龜蛇交合之時;氣入四肢,是烏兔郁羅之處。玉葫蘆迸出黃金之液,金菡萏開成白玉之花,正當風冷月明時,誰會山青水綠意?聖師口口,歷代心心,即一言貫穿萬卷仙經,但片晌工夫,無窮逸樂。先明三五一,行九陽真火以煉之;後至萬百千,到嬰兒寶物則成矣。銀山鐵壁一錐直下,打開金鎖玉關,舉步自然無礙,見萬里是無塵之境,作千年永不死之人,海變桑田我在逍遙遊之境,衣磨劫石同歸無何有之鄉。
    玉蟾素志未回,初誠宿恪,自嗟蒲柳之質,幾近桑榆之年,老頰猶紅,如有神仙之分;嫩鬚再黑,始歸道德之源。歎古人六十四歲將謂休,得先聖八十一章來受用,拊膺落涕,緘口捫心,從來作用功勞,捕風捉影,此曰虛無訣法,點鐵成金,恭惟聖師泥丸翁翠虛真人,拓世英雄,補天手段,心傳雲雨深深旨,手握雷霆赫赫權,顧玉蟾三代感師恩,千年待真馭,說刀圭於癸酉秋月之夕,盡坎離于乙亥春雨之天,終身懷大寶於杳冥,永劫守玄珠于清淨,先覺詔,後覺己,銘感於心傳。彼時同此時,愈不忘於道念。忽承鶴使擲示鸞箋戒回,會于武夷,有身被沮溺將捐軀,于龍虎無翅可飛行,雨臥風餐本歸侍下,且此山瞻都仰甚切,愚裏擢犀角磨象牙,當效行持之力;攀龍鱗附鳳翼,願恭沖舉之雲。先貢菲詞,少伸素志,匪伊聽譴,感激何言。
    大宋丙子潤七月二十四日,鶴奴白玉蟾焚香、稽首再拜。
 
雜著指玄篇卷七
垂世八寶
西山許真君述
 
醉思仙歌
玉皇有敕分仙職,龍吐霧兮鳳借力,須臾立下看華夷,仙花未遇人未識。
吾上大羅觀世界,世界如同手掌大,當時不是上升忙,一齊攜向瀛州邁。
若將此藥作丹田,烏兔交加一二年,神水才幹枝萬丈,早知身已屬神仙。
醉思仙,醉思仙,無事閑來謁洞天,鸞鳳別來經歲月,多時不跨赤龍軿。
雲思島,鶴思天,萬物通生本自然,華池會飲顏如玉,飛躍金精臉似蓮。
神思主,氣思元,無為造化不可言,玄珠閣上收白玉,水精宮裏采紅蓮。
鉛思汞,汞思鉛,奪得乾坤造化權,性命都來兩個字,隱在仙經萬萬篇。
天思地,地思天,天地包含萬物全,雞抱卵時須日足,無中識有幾人觀。
水思海,海思源,衝開牛鬥要迴圈,璿璣玉衡皆有緒,誰人搬運入泥丸?
心思妙,意思玄,臍間元氣結成丹,穀神不死因胎息,長生門戶要綿綿。
朝思道,暮思仙,暗行陰隲萬神安,因交真氣存呼吸,自然造化返童顏。
常思善,莫思冤,善惡分明在眼前,積善之家升天去,積惡飄流在海邊。
靜思哲,動思賢,若無德行豈輕傳,純陰篇裏分明說,一法傳人索教難。
感上帝,謝神仙,秘傳玄妙離凡緣,三清殿裏添香火,自有清風掃古壇。
檜因嫩細盤龍易,梧桐枯朽琢琴難,藤蘿引蔓成華蓋,玉筍殊無半點斑。
嶺上煙雲風浩浩,洞前流水響潺潺,一聲長嘯青雲漢,步虛詞徹玉京山。
龍吟鳳舞雲霞繞,虎嘯猿啼紫霧盤,青龍到關徐甲放,白虎西升尹喜看。
師吟道德教人悟,丹經須是口相傳,貪名貪利何年盡,爭似飲酒抱琴眠。
清宵良夜月當午,又聞師訓三五言,虛度一日無一日,過了一年少一年。
浮漚浪打能長久,石中迸火豈為堅,龍會玩珠方脫骨,蜣因飲露化為蟬。
鶴因朱頂三千歲,龜飲瑤池不計年,露漿醖酒逢人飲,仙藥長供野客餐。
萬物歸根皆複命,為人學道不修丹,芭蕉雨打驚仙夢,覺來海水變桑田。
人生幻化如春夢,性命隨風瞬息間,犬猶舐鼎隨龍變,雞餐大藥化成鸞。
擇福也,揀名山,無為清淨轉心閑,符篆玉簡搜神鬼,劍射牛光慘慘寒。
爐懸古鏡看薪火,玄霜滿鼎化紅蓮,大藥煉時須九轉,靈砂養就待三年。
纖珠分兩神仙訣,抽添沐浴入寒泉,一粒餐了天地壽,死生生死不相干。
丹成自有沖天志,惟留秘訣在人間,頓悟醉思仙島去,洞門微掩小童看。
鸞鶴來時升紫霧,玉皇有敕登仙露,九玄七祖盡升天,更兼骨肉全家舉,
身披六珠頂簪冠,足履升雲待移步,千年絲竹徹雲霄,霓裳曲遍鸞鶴舞,
上朝三清謝聖母,久住人間度寒署,較量功行可真如,姓名已録仙籍簿。
丹訣歌
鐘離與呂公
知君幸有英靈骨,所以教君心恍惚,含元殿上水晶宮,分明指與神仙窟。
大丈夫,遇真訣,須要執持心猛烈,五行匹配自刀圭,執取龜蛇顛倒訣。
三屍神,須打疊,進退天機憑六甲,知之三要萬神歸,來駕火龍離九關。
九九道至成真日,三清四禦朝天節,氣翱翔兮神烜赫,蓬萊便是吾家宅。
群仙會飲樂喧喧,雙童引入朝元客,道心不退故傳君,立誓盟言親灑血。
逢人兮,莫亂說,遇友兮,不須訣,莫怪頻發此言辭,輕慢必有陰功折。
執手相別意如何,今日辭君遂作歌,說盡千般玄妙理,未必君心信也麽。
子後分明說與汝,保惜君言上大羅。
丹髓歌(三十四章)
薛道光
一、
煉丹不用尋冬至,身中自有一陽生,龍飛赤水波濤湧,虎嘯丹山風露清。
二、
初時有如雲出洞,次則有如月在潭,又似金蠶如玉筍,好將火候煉三三。
三、
嬌如西子離金閣,美似嫦娥下玉樓,日日與君花下醉,更嫌何處不風流。
四、
井底泥蛇舞柘枝,窗間明月照梅梨,夜來混沌顛落地,萬象森羅總不知。
五、
昔日遇師真口訣,只要凝神入氣穴,以精化氣氣化神,煉作黃芽並白雪。
六、
一年沐浴更防危,十月調和須謹節,服了丹砂朝玉帝,乘雲跨鶴登天闕。
七、
烏無影,兔無形,烏兔只是日月精,烏兔交時天地永。
八、
牛無角,馬無蹄,馬牛只是乾坤髓,乾坤運用坎和離。
九、
龜無象,蛇無跡,龜蛇只是陰陽形,二氣交會混為一。
十、
龍無翼,虎無牙,龍虎本來同一體,東鄰即便是西家。
十一、
鉛非鉛,汞非汞,鉛汞本在身中求,要使身心寂不動。
十二、
無白雪,無黃芽,白雪乃是神室水,黃芽便是氣樞花。
十三、
夫真夫,婦真婦,坎男離女交感時,虛空無塵天地露。
十四、
真交梨,真火棗,交梨吃後四肢輕,火棗吞時萬劫飽。
十五、
夏至後,冬至前,陰陽不在此中取,自有神氣分兩弦。,
十六、
水真水,火真火,依前應候運周天,調和煉盡長生寶。
十七、
日之魂,月之魄,身中自有真乾坤,鍛煉丹田通透赤。
十八、
天之尊,地之卑,便把天魂擒六賊,又將地魄制三屍。
十九、
藥非物,火非候,分明只是一點陽,煉作萬劫無窮盡。
二十、
金非兌,木非震,從來真土應五行,金木自然解交並。,
二十一、
黑中黑,白中白,但能守黑白自現,黑白本來無二色。
二十二、
金真金,銀真銀,金銀煉作紫金丹,自然無一斧鑿痕。
二十三、
偃月爐,朱砂鼎,須知抱一守中和,不必透關投玉井。
二十四、
中央釜,守一壇,金鼎常令湯用暖,玉爐不要火教寒。
二十五、
玄真玄,牝真牝,玄牝都來共一竅,不在口鼻並心腎。
二十六、
真神水,真華池,元氣虛無難捉摸,元氣恢漠本無為。
二十七、
煉朱砂,煉水銀,真死朱砂匱水銀,水銀煉作明窗塵。
二十八、
真黃輿,真紫粉,分明內鼎內爐中,變化瓦石成九轉。
二十九、
真關鎖,真河車,鐵鎖金關牢固守,河車運用結丹砂。
三十、
真金精,真玉液,滿鼎氣歸根玉液,玉液盈壺神入室。
三十一、
真金翁,真姹女,金翁姹女結親姻,洞房深處真雲雨。
三十二、
真丁公,真黃婆,丁公運火煉金花,黃婆瓶裏養金鵝。
三十三、
真嬰兒,真赤子,九轉煉成十月胎,純陽無陰命不死。
三十四、
真陰陽,真陰陽,陰陽都只兩個字,譬喻丹書幾萬章。
 
後序
   夫煉金丹之士,須知冬至不在子時,沐浴亦非卯酉,汞鉛二物皆非涕唾、精津、氣血液也。七返者,返本;九還者,還源。金精木液,遇土則交;龍虎馬牛,總皆無相。先師《悟真篇》所謂:“金丹之要,在乎神水華池者。”即鉛、汞也。人能知鉛之出處,則知汞之所產;既知鉛與汞,則知神水華池;既知神水華池,則可以煉金丹,金丹之功成於片時,不可執九載三年之日程,不可泥年月日時而運用。鐘離所謂:“四大一身皆屬陰。”也。如是則不可就身中而求,特可尋身中一點陽精,可也。然此陽精在乎一竅,常人不可得而猜度也。只此一竅,則是玄牝之門,正所謂神水華池也。知此則可以採取,然後交結,其次烹煉,至於沐浴,以及分胎,更須溫養成丹。成丹可不辨川源,知斤兩識時日者耶?
    泰自從得師訣以來,知此身不可死,知此丹必可成,今既大事入手,以此詔諸未來學仙者,雲杏林石泰得之又序。
 
雜著指玄篇卷八
修真十戒
    一者,不得陰賊潛謀,害物利己,當行陰德,普濟群生。
    二者,不得殺害含生,以充滋味,當行慈惠,以及昆蟲。
    三者,不得淫邪敗真,穢慢靈炁,當守節操,毋使缺犯。
    四者,不得敗人成功,支離親族,當以道助物,令眾雍和。
    五者,不得讒諛賢良,露才揚己,當稱人之善,不自伐其功能。
    六者,不得飲酒過差,食肉違禁,當調氣性,專務清虛。
    七者,不得貪婪無厭,積財不散,當行節儉,惠恤貧窮。
    八者,不得交遊非賢,居處穢雜,當務勝己,棲集幽閒。
    九者,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當盡節君師,推誠萬物。
    十者,不得輕忽言笑,舉動非真,當常懷廉謹,以道德為務。
    凡能持此十戒,升為仙官。
衛生歌(並敘)
西山先生
    世言服靈丹,餌仙果,白日而輕舉者,但聞而未見也。至如運氣之術,甚近養生之道。人稟氣血而生,《攝生論》雲:“攝生之要,在去其害生者。”此明言也。
    予所編去病歌,蓋采諸家養生之要而為言,能依而行之則獲安樂,若盡其要妙亦長年之可覬。
        歌曰:
 
萬物惟人為最貴,百歲光陰如旅寄,自非留意修養中,未免病苦為心累。
何必餐霞餌火藥,妄意延齡等龜鶴,但於飲食嗜欲間,去其甚者將安樂。
食後徐徐行百步,兩手摩肋並腹肚,須臾轉手摩神堂,謂之運動水與土。
仰面仍呵三四呵,自然食毒氣消磨,醉眠飽臥俱無益,渴飲饑餐猶戒多。
食不欲粗並欲速,乍可少餐相接續,若教一飽頓充腸,損氣傷脾非爾福。
生餐粘膩筋韌物,自死牲牢皆勿食,饅頭閉氣不相宜,生膾偏招脾胃疾。
酢醬胎卵兼油膩,陳臭醃醲盡陰類,老衰莫欲更食之,是借寇兵無以異。
灸?之物須冷吃,不然損齒傷血脈,晚食常宜申酉前,向夜徒勞滯胸隔。
 
注雲:脾好音樂,夜食則脾氣不磨,為音響斷絕故也。周禮樂,以侑食,蓋脾好音聲絲竹,耳才聞脾即磨矣,是以音聲皆出於脾。而夏月夜短,尤宜忌之,恐難消化,故也。
        【飲酒莫教令太醉,太醉傷神損心志,渴來飲水兼飲茶,腰腳自茲成重腿。】
    注雲:酒雖可以陶情性,通血脈,自然招風敗腎,爛腸腐肋,莫過於此,飽食之後尤宜戒之。飲酒不宜粗即速,恐傷破肺,肺為五臟之華蓋,尤不可傷。當酒未醒大渴之際,不可吃水及吃茶,多被酒引入腎臟,為停毒之水,遂令腰腳重墜,膀胱冷痛,兼水腫消渴攣躄之疾。大抵茶之為物,四時皆不可吃,令人下焦虛冷,唯飽食後吃一兩盞不妨,蓋能消食故也,饑則尤宜忌之。
        【常聞避風如避箭,坐臥須當預防患,況因飲後毛孔開,風才一入成癱瘓。】
    注雲:凡坐臥處,始覺有風宜速避之,不可強忍。且年老之人體竭內踈,風邪易入,始初不覺,久乃損人,故雖暑中不可當風取涼,醉後操扇。昔有人學得壽之道于彭祖,而苦患頭痛,彭祖視其寢處有穴當其腦戶,遽令塞之,後遂無患。
        【不問四時俱暖酒,太熱又須難向口,五味偏多不益人,恐隨腑髒成殃咎。】
    注雲:五味稍薄令人爽,稍多隨其臟腑各有損傷,故酸多傷脾,辛多傷肝,鹹多傷心,苦多傷肺,甘多傷腎,此乃五行自然之理,初傷不覺,久乃成患。
        【視聽行坐不必久,五勞七傷從此有。】
    注雲:久視傷心損血,久坐傷脾損肉,久臥傷肺損氣,久行傷肝損筋,久立傷腎損骨。孔子所謂:“居必遷坐,”以是故也。
        【四肢亦欲得小勞,譬如戶樞終不朽。】
    注雲:人之勞倦有坐於無端,不必持重執輕,仡仡終日,惟是閒人多生此病。蓋閑樂之人,不多運動氣力,飽食坐臥,經脈不通,血脈凝滯使然也。是以貴人貌樂而心勞,賤人心閑而貌苦。貴人嗜欲不時,或昧於忌犯,飲食珍羞便乃寢臥,故常須用力但不至疲極,所貴榮衛通流,血脈調暢,譬如流水不腐,戶樞不朽也。
        【臥不厭踧覺貴舒,飽則入浴饑則梳,梳多浴少益心目,默寢暗眠神晏如。】
    注雲:臥宜側身屈膝,益人心氣,覺宜舒展則精神不散。蓋舒臥則招魔引魅,孔子寢不屍蓋,謂是歟。發多梳則去風明目,故道家晨梳常以百二十為數。浴多則損人心腹,令人倦怠。寢不言者,為五臟如鐘磬,然不懸則不可發聲,睡留燈燭,令人神不安。
        【四時惟夏難將攝,伏陰在內腹冷滑,補腎湯藥不可無,食物稍冷休哺啜。】
    注雲:夏一季是人脫精神之時,心旺腎衰,腎化為水至秋乃凝,及冬始堅,尤宜保惜。故夏月不問老少悉吃暖物,至秋即不患霍亂、吐瀉。腹中常暖者,諸疾自然不生,蓋血氣壯盛也。
        【心旺腎衰何所忌,特忌踈通泄精氣,寢處尤宜綿密間,宴居靜慮和心意。】
    注雲:月令仲夏之月,君子齋戒,處必掩身毋躁,止聲色,毋或進,薄滋味;毋致和,禁嗜欲,定心氣。
        【沐浴盥漱皆暖水,臥冷枕涼俱勿喜。】
    注雲:雖盛暑沖熱,若以冷水洗面手,即令人五臟乾枯少津液,況沐浴乎。凡枕冷物,大損人目。
        【瓜茹生菜不宜人,豈獨秋來多虐痢。】
    注雲:茹生至冷菜瓜,雖治氣又能暗人耳目。驢馬食之,即日眼爛。此等之物,大抵四時皆不可食,不獨夏季,老人尤宜忌之。
        【伏陽在內三冬月,切忌汗多陽氣泄。】
    注雲:天地閉,血氣藏,縱有病,亦不宜出汗。
        【陰霧之中無遠行,暴雨震雷宜速避。】
 
注雲:昔有三人冒霧早行,一人空腹,一人食粥,一人飲酒,空腹者死,食粥者病,飲酒者健。蓋酒能禦霜露,辟邪氣故也。路中忽遇飄風,震雷晦瞑,宜入室避之,不爾損人。當時未覺,久則成患。
        【道家更有頤生旨,第一令人少嗔恚,秋冬日出始求衣,春夏雞鳴宜早起。】
    注雲:春夏宜早起,秋冬任晏眠,晏忌日出後,早忌雞鳴前。
        【子後寅前睡覺來,瞑目叩齒二七回,吸新吐故無令誤,咽漱玉泉還養胎。】
    注雲:水之在口曰“華池”,亦曰“玉泉”。《黃庭經》曰:“玉泉清水灌靈根,子若修之命長存。”達麽《胎息論》曰:凡服食須半夜子後,床上瞑目盤坐,面東呵出腹內舊氣三兩口,然後停息,便於鼻內微納清氣數口。舌下有二穴通腎竅,用舌柱上齶,存息少時,津液自出,灌漱滿口,徐徐咽下,自然灌注五臟,此為氣歸丹田矣。如子後醜前不及,但寅前為之亦可,臥中為之亦可,但枕不甚高可也。漢蒯京年百二十歲,日甚丁壯,言朝朝服食玉泉,扣齒二七,名曰“煉精”。後漢王真,常漱舌下玉泉咽之,謂之“胎息”。孫真人曰:“發宜多櫛,手宜在面,齒宜數叩,津宜常咽,氣宜精煉,”此五者即《黃庭經》所謂:“子欲不死,修昆侖。”爾。
        【熱摩手心慰兩眼】
    注雲:每慰二七遍,使人眼目自然無障翳,明目去風無出於此,亦能補腎氣也。
        【仍更揩擦額與面】
    注雲:頻拭額上,謂之“修天庭”。連發際二七遍,面上自然光澤,?點者宜頻拭之。
        【中指時將摩鼻邊】
    注雲:鼻莖兩邊揩二三十數,令表裏俱熱,所謂灌溉中嶽,以潤於肺。
        【左右耳眼筌數遍】
     注雲:筌耳,即摩耳輪也,不拘遍數。所謂修其城郭,以補腎氣,以防龍聵也。
        【更能幹浴遍身間,按?時須【扭】兩間,縱有風勞諸冷氣,何憂腰背拘攣。】
    注雲:大凡人坐,常以兩手按?,左右【扭】肩數十。
        【噓呵呼嘻吹及呬,行氣之人分六字,果能依用口訣中,新舊有痾皆可治。】
        【聲色雖雲屬少年,稍知樽節乃無愆,閉精息氣宜聞早,莫使羽苞火中燃。】
    注雲:古人以色欲之事譬之,淩杯以盛陽,羽苞以畜火。
        【有能操履長方正,於名無貪利無兢,縱向歌中未盡行,百行周身亦無病。】
    注雲:老子雲“善攝生者,陸地不遇兕虎。”此道德之助也。
 
 
 

 

0
上一个:雲光集
下一个:中和集
 
免责声明:
  1、“中国丹道网”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丹道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丹道网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丹道网”,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名:
留言:
表情:
















验证码: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丹道网  
本站是非营利性网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